公退私进,是黑恶势力产生的根源

大国金融2019-05-24 07:10:46

提示:请点上方↑↑↑大国金融一键免费关注,并置顶!


一、公退私进,是黑恶势力产生的根源


二、从先秦封建制到秦汉郡县制,封建制大包干的总破产,和中央集权的产生


在先秦时期,社会秩序的组织形式,是分封制,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封建制。在封建制社会,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是天子。天子把土地分封给诸侯,让他们建立诸侯国。诸侯再进一步把诸侯国的封地,分封给卿大夫,卿大夫再把土地分给百姓,让百姓进行经济生产。


这种国家管理模式,是不是类似于后来的大包干?对,这就是大包干。诸侯国只要把天子摊派的税赋交够了,剩下来的都是自己的。卿大夫只要把公侯摊派的税赋和上级的提留交够了,剩下的都是自己的。百姓只要把卿大夫摊派的提留交够,剩下的都是自己的。封建制的本质,便是这样的分级逐层的层层大包干国家管理制度。


这种大包干模式,虽然能层层往下摊派任务,鼓励下级组织的积极性,但是它的副作用非常可怕。因为它会出现下级组织,完成上级摊派指标之后,结余的留存,会比上缴的部分更多,甚至是多的多。如果再加上瞒报产量和偷税漏税的操作手法,后果更不堪设想。果然没多久,周王室就穷的揭不开锅了,而诸侯国则越来越富。


周室式微,诸侯做大,周朝进入了诸侯国主导一切的春秋战国阶段,毕竟,谁有钱谁说了算。整个国家被诸侯割据得四分五裂。有人说,是秦始皇实现了中国的大一统,这是非常缺乏常识的说法。因为在秦朝之前,周朝也一直都是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只是后来中央管不了地方了,才出现了名义上统一,实质上分裂的局面。尽管是战国群雄割据,他们名义上依然承认周天子的天下共主地位,中国依然还是一个大一统国家。


周朝如此,周朝之前同样如此,中国自古以来都是一个大一统国家,分裂只是天下失道才会出现的短期偶然现象。说到了秦始皇,中国才实现统一,这是非常好笑的幼稚观点。秦始皇只是结束了分裂的局面,重新再次统一了中国,而不是破天荒第一次统一了中国。


大包干的弊端,导致周室式微。进一步,也反噬了大包干的既得利益者,作为诸侯国统治者的公侯们。因为卿大夫在大包干模式中,赚的钱超过了公侯,于是马上就出现了田氏代齐,三家分晋这种更深层次的国家分裂。


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是省赚的钱比中央还多,于是省就挑翻中央单干了。但是没过几年,省里有个县,赚的钱比省里还多,于是县就挑翻省单干了。诸侯僭越天子,是省推翻中央。比如郑国攻打周王室,比如晋国把周天子弱化成自己的傀儡。卿大夫僭越诸侯,是县推翻了省政府。比如田氏代齐,比如三家分晋。


春秋战国几百年乱世,说明了一个道理:封建制大包干行不通了,得换一个可持续的国家管理模式。这个升级模式,便是郡县制。现在的人说秦朝之后,中国开始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制社会。这得多愚蠢的人,才能说出这种话,才能相信这种话。因为事实是,秦朝并不是开始了封建制,而是恰恰相反,秦朝是终结了封建制。


中国当代史学界有两大笑话,一个是说先秦之前是奴隶制,而事实是,中国从未有过奴隶制。中国的社会劳动主体,一直都是百姓。百姓,是有土地的自耕农。奴隶是没有姓氏没有土地也没有交配权的夷狄、罪人和战俘,奴隶们通常是作为人牲,祭祀的时候被杀掉。他们根本不是社会劳动者主体,奴隶们存在的最大价值,就是祭祀活动的时候,被像猪羊牛那样被砍掉脑袋,或者殉葬的时候活埋。奴隶不是用来干活的,而是用来砍脑袋的。


另一个笑话是,秦之后明明是郡县制,非要张冠李戴说秦朝之后是封建制。怎么有这么傻的人,笑死人了。有人会说,我们既然已经被教歪了,说了几千年封建社会,说顺口了,叫几千年郡县制社会,又觉得好像有点别扭。那应该怎么称呼秦之后的社会形态呢?如果觉得叫郡县制社会比较别扭,可以称之为集权制社会。


郡县制的中央集权,比封建制大包干的先进之处,体现在哪里呢?体现在了用郡守替代了诸侯,用县令替代了卿大夫。在之前大包干时期,诸侯和卿大夫交了提留之后,多劳多得,剩的都是自己的,他们必然会越来越壮大。而在郡县制中央集权时期,郡守和县令,只是中央政府的雇员,只能领朝廷俸禄,也就是只能拿工资,干的再好,最多就是升官涨工资。官再大工资再高,也不准拥有自己的武装和官僚队伍,自然无法威胁中央政府。这样就一劳永逸的解决了大包干的弊端:壮大的诸侯和卿大夫,以下克上推翻中央,并且互相连年发起诸侯兼并战争,导致天下大乱。


这样空前的大变革,必然会触犯封建制大包干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们。他们显然不会善罢甘休坐以待毙,他们选择了反抗。秦之所以二世而亡,根本不是因为暴政的原因,而是遭到了封建制大包干既得利益者们的疯狂反扑。



四、武侠治国的后遗症,被腐蚀殆尽的国家公权,和极端猖獗的黑恶势力


通过武侠小说,炒作早已消亡的游侠精神和游侠文化。游侠文化的这次借尸还魂,根源还是大包干和中央集权的两种管理模式的斗争需要。


新中国成立后,最开始几年是大区分权分管管理模式,这只是一个过渡期。过渡期结束后,是高度中央集权国家管理模式。高度中央集权,他们就打着中央的名义瞎指挥,乱定高指标,搞浮夸风。你不是要搞中央集权嘛,我就打着中央的名义,把中央搞臭,反正中央集权就得中央负责任。用浮夸风,把中央搞跨。接着在七千人大会后,憋了很久终于又抛出来了大包干。


到了文革时期,整个国家都失控了,地方上出现了很多割据性质的准政权。他们逼迫中央再次放权,也就是实行封建制。他们不想拿工资,更不想为人民服务,他们只想做诸侯。文革结束后,中央集权终于被废除,他们终于可以放手的搞他们的封建制大包干那一套了。


在这个阶段,武侠小说作为文艺炮弹,被下九流投机文人们,运用到了助推国家管理模式的转型上面。中央集权没有了,大包干赢了,国家利益被瓜分,国家权力被私人化,被黑恶化,天下被分割成各门各派,大家一起笑傲江湖。朝廷没了,在江湖上选其中一个人,做武林盟主。每过一段时间,大家就华山论剑一次,搞一场大比武,重新再选新一届的武林盟主。没有人拿国家的宪法当回事,很多年以来,大家似乎都忘记了,我们国家还有一部宪法。


这已经不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江湖。这种国家管理模式,既不是封建制,也不是中央集权制。我们可以称之为武侠制管理模式。这种国家管理模式,极其低劣,用言语无法形容它有多么低劣。


在先秦之前的封建制管理模式中,君王要以德配天,敬天爱民。受天子分封的诸侯和卿大夫,以礼乐来保证自己忠君爱民。人人都是被教化成谦谦君子,人人都不会犯上作乱,上爱下,下敬上。这样天下就永远不会乱。礼教,是封建制的核心,这是非常高级的国家管理模式。


在秦朝之后的中央集权郡县制社会,法教取代礼教,成了维系社会运行的核心制度。后来汉武帝又推行了内法外儒的集权制度,把礼教和法教融为一体,这套制度,几千年以来,一直都是我们国家管理的标准模板。


公退私进到了极致,便是武侠治国这种极端病态的政治生态。在武侠治国的管理模式中,看不到礼教的敬天爱民和礼义廉耻,也看不到法教的王法威严和法网恢恢,更看不到百姓在公权正义的保护下安居乐业。能看到的就是各种无法无天,各种寡廉鲜耻,各种粗鄙下流,各种贪赃枉法。以及百姓任由被各大门派鱼肉和欺凌。


武侠治国没过过久,就出现了两件可怕的后果。第一件事,是大家都在笑傲江湖,国家公权缺失之后,基层也全面的出现了武侠黑社会化转型,八十年代社会秩序出现了大崩盘。想象一下就知道了,大家都拿着管制刀具,今天你戳戳我,明天我戳戳你,今天我偷点,明天你抢点。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是大侠是剑客,视法律为无物。那这个社会怎么可能会好的了,怎么可能不乱套。


为了应对社会秩序恶化,出台了严打政策。而那次的严打,实际上是按照杀人指标摊派杀人。有些作恶多端的罪犯的确该杀,但是不问青红皂白,就搞摊派杀人,视人命为草芥,这是非常可怕的做法,更是武侠式做派。武侠小说里面的大侠们杀人,也从来不管法律,他们都是想杀谁就杀谁。我们后来看到的很多匪夷所思的冤假错案,都是那次按照杀人指标,摊派杀人按需杀人的遗留问题。


第二件事,是八九年差点亡国。我们现在回顾苏联亡国,总觉得自己是旁观别人的不幸,觉得自己是站在岸上的。实际上,中国曾经差一点比苏联早两年就先亡国了。可以说,这是武侠治国的总破产。之后,高压管理,和反智教育相结合,总算把武侠治国苟延残喘到了现在。而分税制和土地财产,实质上也是大包干,它是大包干的变种,也是造成很多经济问题的病根。


生活在这个时期的中国人,会觉得为什么老百姓总是被欺负,而且总是得不到保护。为什么坏人那么多,没有去管管他们。因为这是个江湖,而不是一个国家。只有公权,才会保护百姓,才能喊出为人民服务这种口号。而私权和公权完全相反,它为了欺凌和鱼肉百姓而生的。


五、反腐,扫黑除恶,既为匡扶正义,更为匡扶社稷


当年秦国为了集权,一边扫平了六国,一边消灭了墨家为代表的民间武装游侠组织。因为诸侯国和民间的游侠组织,都是私权的代表。要为天下重新树立起来公权,让国家和权力为人民服务,消灭私权,是一场必由之路。也是一场无可避免的公与私之间的战争。


后来的汉武帝,为了集权,先是削藩打老虎,后来扫黑除恶,消灭了郭解所代表的民间武装游侠组织。夺回他们兼并的土地,重新分配给百姓。


历朝历代,私权对公权的僭越和侵蚀,都是高低搭配。在朝堂上,有贪赃枉法结党营私的大老虎。在民间,则有各种武侠性质的黑社会组织。下面的黑恶势力,又和上面的大老虎沆瀣一气,进行钱权交易。老虎们用下面的黑恶势力做白手套,黑恶势力用老虎们做保护伞。他们勾结在一起,上蒙蔽中央,下欺压百姓。


扫黑除恶,既是为了消灭黑恶势力,维护天下社会正义。更是为了重建公权匡扶社稷。如果一个国家,连个国家的样子都没有,只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黑社会二流子们互相比武争斗的江湖。那么这个国家,不可能长治久安,政权就不可能稳固。所以,反腐加扫黑除恶,是固国本之战,是长治久安之战,是重新赢得民心之战。怎样才能赢得民心?把国家公权,施行到社会组织方方面面的毛细血管中,消灭黑恶势力,保护人民安居乐业,就可以赢得民心。


现今的扫黑除恶,对于化解房地产死局,更有特殊的意义。大老虎们,通过金融奴隶制,奴役了城市居民,窒息了国民经济的活力。如何才能破局,如何才能用更多的土地储备,政治和金融双管齐下,打垮大老虎们利用手上所控盘的土地存量哄抬房价的投机行为。以国家公权,控制农村的土地资源,对解决房地产泡沫问题,建立起房地产的长效机制,具有战略性意义和价值。


要全面依法治国,终结极端公退私进,极端低劣粗鄙的武侠治国是第一步。上打老虎,下扫黑除恶,消灭法外私权是第二步。加强中央集权,重建国家公权是第三步。建立公权为人民服务的机制,这是第四步。


消灭私权,并不是说,平白无故的拿走别人的财产。恰恰相反,公权保护的是人民的财产,不被私权掠夺和诈骗。消灭私权是说,要消灭法律规定之外的法外秩序和法外贪腐势力,和法外黑恶势力。


我们这个民族的先贤们,几千年以来都在研究怎么管理国家。在这方面,我们是最伟大的,最智慧的。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管仲寥寥数言,便说的十分透彻了。而我们现在的学者教授们,却搞无洋不兴挟洋自重那一套,跟蛮夷们学习怎么管理国家,怎么搞法制。如同是扔掉自己的珠玉,跪在地上用舌头去舔洋人吐在地上的痰。愚蠢透顶,丢人现眼。


《管子·法禁》:“法制不议,则民不相私。刑杀毋赦,则民不偷于为善。爵禄毋假。则下不乱其上。三者藏于官则为法,施于国则成俗,其余不彊而治矣。”


这段话是说什么呢?儒家的礼教,讲的是克己复礼。法家的法教,讲的是克己奉公。如何才能让天下人都能克己奉公呢?法制不议,是说法律的尊严和最高权威不容质疑,人们只有在相信国家公权能切实宰制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会遵守法律,不做违背法律损公肥私的事。如果法律就跟开玩笑一样,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国家还有一部宪法,谁还会拿法律当回事呢,有机会损公肥私的话,谁不去肥一下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傻。可见,加强中央集权,加强国家公权,是依法治国的基础和保障。


刑杀毋赦,则民不偷于为善。如果有人触发了法律,那就应该按照法律来惩罚他。如果有法不依,随便赦免罪犯,那么人们就会存在侥幸心理,认为自己损公肥私,触犯法律,可以侥幸获得免罪的机会,他们就会进行冒险。怎么才能让人们不去以身试法,进行侥幸冒险呢?关键在于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这里的善是说,守法为善,违法为恶。


爵禄毋假,则下不乱其上。在法教中,讲的是循名责实,赏罚分明。政府官员不再享有封土,而只是拿工资。既然只是拿工资,那么就需要干的好的,多提拔多发工资。干的差的,多淘汰多降薪。这需要三方面的保障,第一要保障人事权的中央集权,第二要保障财权的中央集权。提拔任用官员,和给官员们发工资提供待遇的财权,如果不在中央手里,他们就不会效忠中央。如果官员能从其他途径寻租权力获得俸禄,而又能侥幸逃避惩罚,他们必然会损公肥私。


第三方面,需要有一套非常合理高效的考核评优机制,让贤能之人受到更高的级别,和更高的待遇。让无能之人和奸恶之人,受到淘汰和待遇降级。这样的话,臣下才会更加效忠君王,更能够克己奉公。


三者藏于官则为法,施于国则成俗,其余不彊而治矣。管仲认为,全面依法治国的关键,在于法、刑、爵禄三者。法、刑、爵禄在中央,则法制可成。用中央集权的公权,把法制推行到全国,则成法教。以法教教化百姓,人人奉公守法,则天下不用强制的暴力高压管理,就可以自然而然的长治久安。


来源: 白云先生


后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请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