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中的政治隐喻

无聊之神2019-06-11 11:15:27


前言:
  《笑傲江湖》一书最初于
19671969年在《明报》上连载,其时,中国大陆开始了“文化大革命”,举国动荡。金庸先生对政治、历史素有研究,对“文革”从一开始就有较为清醒的看法,这体现在他为《明报》所写的一系列社论之中。与此同时,这一史无前例的时代背景,对金庸的武侠小说创作构思也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在《笑傲江湖》后记中,金庸先生曾写道,“这部小说并非有意地影射文革,而是通过书中一些人物,企图刻画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影射性的小说并无多大意义,政治情况很快就会改变,只有刻画人性,才有较长期的价值”。距《笑傲江湖》成书已过去近半个世纪,国内国际情况当与成书时迥然不同,然而书中的一些政治隐喻,放之四海仍不失偏颇。
  对于未曾接触《笑傲江湖》的读者,此文难免莫名其妙,不知所云;对于曾读过该书的读者,此文又或许幼稚拙劣,牵强附会。不管怎样,这是无聊之神的一次尝试,此文原就不值一哂。



正邪难分何所界


风波险恶,原是武侠世界的一大特点。而论江湖之凶险,却难有及《笑傲江湖》者。小说中,除却少林、武当、峨眉、崆峒、青城、昆仑等人所皆知的武林门派,还有嵩山、华山、衡山、泰山、恒山五岳剑派与魔教“日月神教”。魔教固然行事邪门、凶残暴戾,而自诩为正教的诸派亦不遑多让。



少林——诸多武侠小说中的第一大派


青城派余沧海为夺《辟邪剑法》诛杀福威镖局人众,嵩山派弟子扮作魔教人员截杀恒山派三位师太,左冷禅与岳不群均具吞并江湖之野心。正教作恶与魔教的不同在于,魔教是纯粹的恶,而正教总是可以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民众。衡山派刘正风于金盆洗手之日为嵩山十三太保诛灭全家,情状惨无人道,其理由却是其勾结魔教长老,可能有重大阴谋,为顾全五岳剑派的共同利益而不得不行此下策。


怎样,作个不恰当的比喻,有想到美国借口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出兵剿灭萨达姆政权吗?


华盛顿特区——反对伊拉克战争的美国民众


国际政治正是如此,波谲云诡,正邪之道往往难以界定,或是被别有用心之人模糊其辞。1511月,巴黎发生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西方媒体纷纷向法国政府表示慰问支持。而一年前的3.1昆明暴恐事件,西方媒体却不见得如此悲天悯人。CNN报道中将”terrorists”一词打上引号,后又以”attacker”代替”terrorist” 美国驻华大使馆更将事件称为毫无意义的暴力行为(senseless act of violence,引发诸多争议。



                              14年CNN报道


恐怖主义针对平民进行无差别屠杀,肆意剥夺他人生命,如此露骨之“恶”尚在国际社会难以界定,又何况更多站在不同角度,确实能得出不同看法的事件。如库尔德武装,于他们自身,当是在争取民族独立;于土耳其而言,却是叛国恐怖分子。无奈势单力薄,只能作为美国搅局中东的一枚弃子。


              土耳其军方20日对阿芙琳地区发动空袭



剑气相斗两所伤


华山派剑宗、气宗之争由来已久,双方隔阂甚深,终于在二十多年前剑宗、气宗以命相搏,剑宗高手凋亡殆尽,气宗虽独掌华山掌门之尊,也是大伤真元。剑、气二宗情出同门,却何以兄弟相残?仔细想来,二者的差异仅是对华山派武功的理解有所不同,剑宗自恃剑法精妙,将炼气看得较轻;气宗以炼气为本,以剑术变幻为辅。气宗掌权后,对门下弟子的教育中直将剑宗视作邪门歪道,将剑宗之人看作妖邪鬼魅。最终二者对练武方式的不同竟上纲上线为政治观点、道德观点的不同,以至矛盾不可调和,进而分裂华山一派。若是华山剑宗、气宗得以各取所长,兄弟阋墙,而不是一味敌视其他声音,日后华山与少林、武当鼎足而三也不无可能。


这一段情节,不仅放在文革中对所谓“走资派”的批斗中合适,到当今世界形势仍有其价值。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政治对立不仅使政府机构停摆,更造成政府朝令夕改,17年美国先后退出TPP、《巴黎协定》,两者都是奥巴马时期的主要政绩。同时,政治极化也分裂着美国社会,东西沿岸地区的所谓“Davos Man”同中西部、农村地区相对边缘的保守派人群有很大的差别。分裂双方势均力敌,又互不妥协。


      特朗普国情咨文现场,民主党成员一脸冷漠



从东方不败到任我行


任我行原为日月神教教主,因醉心于“吸星大法”,无暇管理教中事务,而被东方不败篡权夺位,囚于杭州西湖底。后同向问天,令狐冲等人大战东方不败,重夺教主之位。东方不败管理下的日月神教,显然是封建王朝的一种写照。教众觐见教主,不仅要跪拜行礼,而且须歌颂:“教主文成武德,仁义英明,中兴圣教,泽被苍生”“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云云。任我行重新接管魔教后,初时只觉得这些措辞肉麻难堪,却也大为受用。其后却变本加厉,又在“教主”二字前加了一个“圣”字。


           经典角色——林青霞版东方不败


这样的变化让人想到那个著名的勇士变恶龙的故事:“有一条恶龙,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处女,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个少年英雄去与恶龙搏斗,但无人生还。又一个英雄出发时,有人悄悄尾随。龙穴铺满金银财宝,英雄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闪烁的珠宝,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勇士屠龙



勇士变为恶龙,这即是权力财富的腐蚀。从任我行到东方不败,再从东方不败到任我行,实际就是封建王朝的演变模式。当权者虽然变易,封建独裁统治却如恶龙般代代延续。英雄因何铩羽,因其拥有绝对的力量,绝对的力量是独裁的本质。如何才能真正打败恶龙,通过民主。中国封建统治持续两千多年,世之罕见。从统治阶级的角度看,他们处在权力漩涡之中,绝对的权力催生了绝对的腐化。从被统治者来看,他们只能噤声不语,屈于统治者淫威之下,即使偶尔成功推翻政权,所建立的不过是又一个封建王朝的延续而已。所幸民主自由之观念如燎原之火,一得深入人心,封建统治的统治根基便不复存在。



跑题的结语:


《笑傲江湖》中,真正自由的恐怕只有令狐冲了,他既拒绝了少林寺方证大师以上乘内功《易筋经》相授为条件加入少林派,也拒绝了岳父任我行以教中高位相传而入日月神教,后又辞去恒山派掌门一职,不受江湖门派之约束限制,与任盈盈二人琴瑟和鸣,逍遥自在,奉行着“侠隐”之道。古之隐士如嵇康,隐居避世实是出于无奈,生于一个非常不幸的时代,唯有隐者能保持尊严,追随本心。今时不同往日,我们有了更多的选择,无论是想成为一个画家,作家,还是科学家云云,都有实现的方法。希望诸位读者在追梦途中都能像令狐冲一样,清楚自己追寻的是什么。






扫描这个二维码,选择幸运读者送出一本《葵花宝典》~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