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博览第四十期

散文诗博览2019-05-22 13:11:55


散文诗博览第四十期


散文诗博览第四十期目录

动词组-----------香奴

被黄沙掩埋的记忆---北城

家,叶片与根的距离--棠棣

帅星闪耀----------吴晓波

江南镇-----------傅牧心

寻找自己----------箫鸣

                     香奴散文诗

香奴简介:

        生于内蒙,现居珠海。有时久居故地,有时远走他乡。习惯性写作、画画、设计珠宝。散发作品若干,获奖若干,曾出版《佛香》、《不如怀念》、《伶仃岛上》。曾参加第二届(青岛)、第十五届(甘南)全国散文诗笔会。


动词组(七章)



遗忘



长江边拣到的石头放在水仙脚下,黄崖关拣到的石头做了兰花的背景;乌江的石头染了野棉花的血色,也有人说那是虞美人的;凤凰山的石头始终有枫叶的痕迹,也说不定那上面停歇过火焰。


而大凌河的石头、北齐长城的石头我已辨别不清了,以前的我耳聪目明。听得见远古的号角看得清水纹里的明月。


最糟糕的是日月潭的那块白石头,已不知去向……


这一生我去过的地方,都在那里捡了一块喜欢的石头带回来,然后逐一深爱,逐一端详,椭圆的,有棱角的,青灰的,红褐的,怀揣花香的,满身青苔的……

我以为我会一直记得它们,并且终有一天它们将把我堆砌在一个石头的城堡,我还会再给人间留一本《石头记》。


但事实上,我不断地失去了那些石头,并且致使它们终生流落他乡。

请你们原谅,我能记起来的事物将越来越少,在临行之前,我还会把自己也一同遗忘。



哭泣



我已经不愿意这样做了。

即使偶尔这样,最多也就是迎风落泪。


谁能等你这么久呢?怀抱暖了又凉了,我还没有融化,不曾学会涓涓而语,怎能忽然就与你对望,然后老泪纵横……

哦,黄昏来了,最绚烂的那部分时光全部溜进晚霞。微弱的月光恰好够照耀天涯之远,只能想到离人,尘世完全黯淡下去,这无底的深渊。


深处无语。用流水表达吧,最好是高山流水。


流泪吧!尽情一些,以前咬牙忍住的那些,噙在眼角的那些,耳边的,唇齿之间的,都一一放逐出来!

像刑满释放的罪犯那样自由一次,这些泪水!



擦拭



关于这个动词的灵感也是来源于泪水的,轻轻地抹去,重新流淌的河流,将去往大海,你放下吧,白绢的手帕,这些都交给风吧,由西向东,或者由北向南。


让风,缓缓扫过山川,然后大地明媚,浪花欢腾。

日影从乌檐到白墙,月色从琉璃塔到小轩窗。


你也来吧,我的爱人,这秋色里怎能无所事事?

你是我的秋风拂过我,桂花小小的心事有多甜蜜;你是我的秋风拂过我,苹果曼妙的曲线有多圆满。

你是我的秋风,拂过我,让衰败的日子彻底随落叶归根,让沉积的尘埃终于弥散世间,我的面容,将苍老而素净。


还有这些桌案,古籍,锦瑟之弦,生锈的欢歌,密封的低语,都需要你的手掌给予起死回生的功力,而我的身躯将挺出这棵百年的枯木,当然,也不要忘记,擦拭出刀刃的寒光,子弹的通道,枪口的玄机。


做了一生温柔小兽的人啊,在来世的森林,请鼓励她成为勇敢的猎人。

给她百发百中的枪法,勾销前生。



临摹



当进行到比别人更像别人的时候,我的笑容如释负重,然后狡黠了许多,我说,就此罢休。


虬枝,山影,水纹,云雾。一遍遍难为单纯的墨汁生出五色,让无辜的宣纸白展现春风又绿,潋滟水色。


怎样的力气引导笔峰,才能让不同的弧线表达环肥燕瘦,牡丹的雍容梅花的瘦骨。

我一遍一遍问自己,这些重复有何意义?一丛竹子从风和日丽到风雪交加是她的命运与我的雷同?


寂静野水,我要不要添上小舟自横?有没有人从乌蓬里走出,撑起竹篙?水草丛生里放一个孤独的垂钓者吗?远处的琵琶曲和如花美眷都一一取消吧,把自己置身旷野的隐者,应该已经不想应人,怕那一尾小鱼惊觉而逃。


重复了春风十里也重复了满城秋色,重复了山重水复也重复了柳暗花明。

一遍遍山峦叠嶂之后,有微风酒旗,我坐在杏花村中。

饮尽唐朝,还有北宋。

终于明白,我重返古人之中,深刻地重现别人,再一层层剥去蜕变之壳,最后剩下的就是我。


岁月缓缓,那是等待后来人,发现我们珍藏我们,纸本的,绢本的,木刻的。

有一些,也将被流传,被临摹。



祈祷



已经腾空了身体,洗净了尘埃。

五谷和烟火不知去向。


多么安静。

这是我想要一个国,留下城墙,兵卒散去,与我出征的人都可告老还乡。

城门开着,或者关闭也无妨,疆域都是历史上的版图所指,实际我一直与敌为比邻。


孤独与神最为接近。

他把耳朵凑过来,我一直是途中跋涉的孩子,满脸汗水和茫然。

我不知道该忏悔哪一部分,在祈祷之前。

仇恨的箭有一半扎进了悬崖,另一半已经生出了藤蔓,所有毛刺都遗传了仇恨的锋芒。


其实我一直懊悔着,时日荒芜,从来没有这样从容地上过香,叩拜,念念有词,并不在意是否有人旁观。

我并无所求,但我仍然有所祈祷。



辞旧



春草的消息尚远。

太多人对秋黄暗示了不屑。


枯叶在地面随风而起,又因自身的份量落下,孰轻孰重呢?失去的和即将来临的。

她们都是从春天出发的。她们都会消失得干干净净。

思想者坐在秋天的树下,端详过她们的果实,分析过甜蜜的成分。

但是谁都没有说话。先知也没有说话。

这让我时而混沌经历的和未来的,到底哪一个是我的记忆?


为什么非要祈盼发出新芽呢?这些故地的白杨,就此笔直地向上,阳光触手可得不好吗?让生长仅限于水份从根到稍不好吗?朴素的白衣缝上黑色的针脚不好吗?


那些新绿呀!这里冰河雪路,一个回归者要给你多少善意的忠告,你才能放弃归程?

新,又能新多久?



清扫




最早的早晨。

清扫者已经坐在安心饭店的大厅。馒头,小米粥,土豆丝,顺其自然的吸溜吸溜的声响。


烟雾是劣质的,浓重呛人。马路之外的事物在他们热烈的言说中,都可以叫做高谈阔论。


并不深究大街小巷上黑夜的遗留物的由来,来来往往的脚步践踏过什么,以劳动者的姿态销毁黑暗和羁绊,一直扫到东方渐明。在没有鸡鸣的城市,他们已经不需要喝彩了。


喝彩对于卑微者类似集体发出的口哨。

脱下橘红的马甲,他们只与人间的最廉价的早餐相关。

在此之前,他们可能被过往的车辆恐吓过,被随意投掷的行人谩骂过,也或者上演过拾金不昧,接受了丰厚的物质表扬。


这一切都微不足道。如同落花和败叶堆积如山,等待马路边的集中焚烧。


是时间清扫了一切。而非津津乐道的清扫者。

所以,白昼很少因他们艰难的步履,而过度抒情。




保钢摄影作品

北城散文诗

作者简介:

       北城:本名:郭海,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民族文学》、《人民日报》、《工人日报》、《中国诗人》、《诗潮》、《诗歌月刊》、《山东文学》、《星星诗刊》、《文学界》、《国际汉诗》、《天津文学》、《草原》、《中文诗刊》(美国)《海外诗刊》等国内外报纸杂志及多百余种选本。



被黄沙掩埋的记忆(外三章)



故地。沙地深处的一片牧场。

浅春,雨打荒草,湿了我沉甸甸的旧事。

牧屋,已成废墟。在夕阳下,格外壮烈……


清水河,已干涸多年。位置,被流动的沙丘冲远。

闭上眼,捧一捧当年清凉的河水,咽下……

睁开眼,风沙,好像一根长长的鞭子,狠狠地抽打在我身上……


在旧址上,找到炕的位置,盘腿坐回那年。

那时,天,蓝得真诚;云,白得淳朴;夕阳,从不忧伤。

风含情,会把牛羊轻轻地赶回圈里。

不远的沙坨子上,阿爸微笑着磕磕烟袋,像是闻到了炊烟,更像是闻到了酒香……


灯,亮了。

一部线装的日子,又翻过了一页……


  根  


时不时地回过头来,向村口张望。永不凋谢的只剩你和回忆。

白花花的时光,铺成这条黄土路。

一根拐棍拄着黄昏,影子,已驼成问号……


风,带刃。

透骨,割伤最初的影像和想象。

芳华散尽,空枝上,徒留一声长叹,划过整个黄昏……


夜,常常躲在回忆里,失眠。

山,还是那座山,一盏岁月,熬到天亮。

只在出土的思想里,找到多年前遗落在河床上的誓言。

目光惭愧,不忍正视已经模糊的过去。


只在你身边,才踏实。才能真正回到自己的风景里。

春天,注定准时醒来……


 一首老歌 


把风关在门外,在一首老歌里等雨。

听着听着,目光把自己领进往事……


一枝杏花,一帘柳丝,一场不期而遇的小雨。

伞是道具,等一个故事在伞下,避雨。

是缘,注定邂逅在时间的驿站里。

从此便知道了,情窗那盏灯,夜夜是为谁亮起……


低声部里,私语。心与心在对话一生。

遥望,被雨淋透。留白处,朦胧了山水,清晰了路……


尾音里,草尖上的故乡,丝路上的驼影,岁月最初的影像。

都为你盛开。兼程,在相思中,相濡以沫……


  取暖  


烟柳看雾,柳丝拂岸,等风来。

适合相思。


底色,被风雨一句句注释。

回忆,翻箱倒柜。捧起忽略的情节,放在黄昏里。

凝视另一种结局。当年,不曾和我一起老去……


一只鹰,挥别残阳。

翱翔,用翅膀写意命运。

按着遥望的距离丈量远方,按着夜色的浓度裁剪归途。


月,当头。放开缰绳,再豪迈地驰骋一次。

泪,在飞。回望,扯一片夜色拭去。

透过凄厉的北风,想你……                                                                             


保钢摄影作品




棠棣散文诗

作者简介:

      棠棣,本名孟令波,1981年11月生,中学教师,河南省散文诗学会理事。文字散见于《诗刊》《星星》《散文诗》《青年文学》《飞天》《诗潮》《中国诗人》等多种刊物和年选,已出版散文诗集《蓝焰之舞》。 




家,叶片与根的距离
autumn



1




落日黄昏的远,遥隔一条河的距离。

在对岸,母亲拖长尾音的呼唤,茂盛着童年记忆中的暮色。

长满毛草的土墙站成风中的魅影。

门墙只是摆设,圈起院子里微弱的灯光,圈起槐蚕和透过枝叶漏下的星光。

院门朝南,朝向蜿蜒的河堤,朝向日光和月光映照的流水。

此岸。彼岸。花开花落中,院门时常开着,不分季节地开向远行之人的身影。



2



故园在低处,沿着落叶的方向,标注出还乡的路。

一片叶子,站得再高都有飘落的时候;一个人,走得再远都有返程的一天。

故园具象为一个院子,常年生长着时令果蔬,生长着空空的守候。

灯烛不会一直亮着,但院门总是一直开着,让回程的脚步不再踟蹰。

行过无尽的路,涉过无穷的水,回首之时才晓得,步履最踏实的是故园的土路,印象最深刻的是童年的小河。

和一片叶子一起踏上归程,温暖内心的,是旧宅门前永远不会陌生的笑脸。



3



粗茶淡饭,捧出车马喧嚣后的宁静。

尘世冷暖,放下负重后的真实,糅合于隔窗透进来的阳光。

在关切的目光中,不再需要客套与寒暄。一碗粥、一碟菜、一个馒头、一双筷子,当生命的轻摆在一起,家撑起的是不需要排场的爱。责任、义务、当担、考量……所有的外在都重重撂下。

无论走多远,一转身的幸福依然是没有虚饰的眼神,在背后遥遥的瞩望。

深沉的惦念,静默的守候,家是血脉连接的港湾,供我们卸载生命的重。



4



无论多远,走在路上,青砖蓝瓦的院落撑起的是心灵的归宿和寄托。

叶落归根,我们从离开家门的那一刻开始便永远在路上。还乡路,把情感的丝弦绷得紧紧。

而家就在背后,站成岁月苍茫中的寄托,如茫茫海面上小小的岛屿。

路一直在,思念也一直在。在尘世奔波,繁华散尽之后,灵魂深处最放不下的还是生养此身的故园。

沧桑的宅院,沧桑的屋舍,沧桑的眼神,满目苍凉破败中,慰暖心灵的是时光珍藏的记忆和深扎在泥土中的根。




5



走出灯红酒绿,在万家灯火的销黯中,透窗的灯光拉近亲情的距离。

人生的高低可以称为命运,但亮着灯光的房间,无论光线强弱,必须称为亲情。

从一条路到另一条路,最后返回的还是父母用一生谨守的门前的那条小路。

家是无从定义的,但比房多了情味。兄弟姐妹,一个共同的所在便是童年的院子,这是父母用生命的年轮圈起的呵护,传承着爱与责任,传递着理解与尊重。



6



鸟扇动翅膀和落日一起归林的情境是幸福的。

我们在路上,最想要的是一杯热水和内心的安适。在远方,一个院子里早已准备好了带给心灵的慰藉。

可是,我们却很少回去。

注定把光阴交给路途,能够留给父母的只是童年和思念。

我们一路风尘,我们目送归鸿,我们遥望落日,我们怀想炊烟,但,我们在路上,一直在路上……

回不去的童年就在村口,在打麦场上,在小菜畦里,在河滩的沙地中,在父母怅望的叹息间。



保钢摄影作品

吴晓波散文诗

作者简介:

       吴晓波,男,安徽宣城人,1973年11月出生,92年入伍,2009年转业。爱好文学,业余撰搞,诗歌、散文作品散见于《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意林》《当代作家》、《现代作家文学》、《故土文学》、《青春》、《陕西文学》、《悦读》、《躬耕》、《小拇指诗刊》、《天涯诗刊》、《彬乡文学》、《厦门文学》等刊物及国内多家报纸。在《中国文化报》、《新华日报》、《南京日报》等报刊发表新闻报道一百多件,现为南京市作家协会会员。




帅星闪耀(三章)



朱德,一首瑰丽的长诗



一个半殖民半封建的偌大中国为你铺下了一页积贫积弱的诗稿。四万万受苦受难的同胞以一棵枯草的形式站在你的诗里,目光殷殷,充满期盼。

你把“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大椽扛在肩上,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步伐如铁,字字千钧。

辛亥革命、讨袁行动、护法战争,你把你的伟岸的身姿种在你瘦瘦的诗里,溅起了求真求善求大同的诗性涟漪。

你把你的苦闷丢在柏林街头,用共产主义的光芒,擦亮了你失神的眼眸,目光如炬。

你把“高官厚禄”挂在南昌豪宅的檐下,脱下皮靴,穿上草鞋,果断地扣响了八一南昌起义的扳机,射出了反帝、反封建、反官僚的子弹。山呼海啸,声如雷霆。

从此,井冈山、瑞金、赤水河、大雪山、延安宝塔、太行山……在你的笔下,风生水起,气象万千,盘绕成你人生的伟大诗行。

五次反围剿、草地斗国焘、敌后游击战、三大战役……一串串声震寰宇、劲道十足的动词,从你运筹帷幄的指尖上,跳跃成了你诗里跌宕起伏、瑰伟奇丽的段落。

在赴北京的赶考路上,你一次次把“两个务必”在腹中苦呤,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你的诗压上一个永久的韵脚。



刘伯承,一部雄奇的兵书



年少的你,站在嘉陵江畔,一声长啸:“大丈夫当仗剑拯民于水火,岂顾自己一身之富贵?”写成了你一生底色不改的扉页。

在将校学堂,你用《孙子兵法》、《吴子》奇正之道和兵者无形的韬略,在腹中一次次打着席卷千军如无物的底稿。

讨袁战争、护法战争、征讨吴佩孚,你赴汤蹈火,身先士卒,写下了一串串铿锵起伏的小令。“军神”两个字插成你年轻页角的一个泣血注释。

你用共产主义精神铸打铁的筋骨,把自己压进南昌起义的炮管,轰开了国民党反动派厚厚的城墙。

你把你的血在昏黄的油灯下,碾成一部《到敌人后方开展游击战争的几个教训》的书稿,照亮了工农革命胜利的脉胳。

十八勇士从你的一只神眼里,射出十八颗闪亮的子弹。你用大渡河,掀开了历史转折的一页。

太行山上苦鏖兵、千里跃进大别山、淮海战略大决战、叱咤风云大西南……你饱蘸浓情书写的一句句发出电闪雷鸣的长调,在你人生的大书里,风云起伏,排山倒海。

夜袭阳明堡、设伏七亘村、奇袭神头岭……你用小米加步枪,制造出一段段“一代兵神”的传说,在你人生的页面上,波澜壮阔,离奇诡谲。

风烟散尽,铸剑为犁。你不慕尘世繁华,把自己折叠成石头城下一部雄奇沧桑的兵书,供世人世代捧读。



彭德怀,一把绝世的好剑



一把绝世的好剑,从一个名叫“石伢子”的名字里嘣出,发出轰天的雷鸣,响彻三湘大地。

你在小小的彭家围子里,借一顶劳苦大众的磨盘,打磨你胸怀苍生、救民于水火的剑气。砍柴,放牛,挖煤,练就了你一生扎根群众、心系百姓的不变剑法。

你站在武昌城头,如虹的剑气,挑开了北洋反动军阀黑暗大幕的一角,迎来共产主义的曙光。

你的一柄长剑铁肩担道义,闯进平江的苦呤,挑起一面工农红军第5军的大旗。整座湘鄂赣舞动在你的剑尖。

你的一柄长剑胸中有乾坤,插进八百里井冈的青翠里,剑光似银,无形无影,写出一部工农武装割据的辉煌诗篇。

你插上一面铁打的翼,八千里路云和月。长沙城倒伏在你的剑下,一条汶阳河笑成了你傲视苍穹的剑啸。

五次反围剿,长征二万五千里,一次次腥风血雨、枪淋弹雨,吹打你如虹的剑气。你用视死如归的豪气,吹干剑尖的血,血滴成一路疼痛的诗花。你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砥砺前行。

赤水河、遵义城、娄山关、腊子口,一个个惊天动地的名词,从你的剑尖上划出,擦亮了历史的天空,溢出血一样的红。

“谁敢横刀立马,唯吾彭大将军”。你在诗人毛泽东的一首荡气回肠的诗里,横扫大西北。

最后,你用朝鲜战场联军的炮火,把你反复淬打。一把绝世的好剑,插成了你的墓志铭。


                     保钢摄影作品

傅牧心散文诗

作者简介:

        傅牧心,本名傅蓉蓉,字牧心。生于上海桐荫深处的老卢湾,文学博士、博士后,华东理工大学艺术设计与传媒学院教授。出版学术专著五部,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篇。在《诗刊》、《诗潮》、《诗词家》等期刊发表作品数十篇。生平所好,读书,写作,以及追寻苍茫大地上远去文明的背影。




江南镇




“江南”的一种打开方式,就是寻一古镇。

板桥小楼,在氤氲水气里听橹声咿呀。


此时宜有茶,不须碧螺龙井,只要寻常大叶青,涩中有香。

此时宜有酒,不烦水晶盏红葡萄,只温一瓯家常酿,乳白微浊,惜老怜贫。

此时如有肴饌,煎炒烹炸燕翅鲍都落了下乘,才出水的鱼清蒸,虾白灼,“魂灵头”还没走远的时蔬炒炒,简淡里有味,更有道。

此时,最不能缺的便是一个素心人,可以闲话春风桃李或者灯火平生,更可以安静地像一湾澄澈的渊潭,包容天光风物。



江南梦


如果可以,落脚在某个江南小镇,就做一个小学老师吧。

在菱歌渔唱中醒來,穿過长长的青石板路,走進粉墙黛瓦的学堂。细碎的春风里,裹着桃李香。

种一架葡萄,瓦罐中大麦茶微苦沁涼,在老藤椅上看书,脚邊还有胖胖的阿黃。

夜來了,桨声灯影,更深漏长。


倒春寒


在梦最深的海沟,打捞记忆的碎片。穿成璎珞,

装饰夜黑天鹅般优美的颈项。

冷,如绣春刀尖最锐的芒,悄无声息地剥落,涟漪般狐媚的假笑。没有披挂的灵魂透明出琉璃。

遥远光年以外的歌声,不是用来听见,只是坐标北纬三十度一粒沙的孤独。



春暮


春的末梢,是老牌喜剧落幕后人气还未散尽的戏院,是杯盘狼藉盛宴里将醉未醉的渴睡的眼,是韶华凋零的女子开了线的绣旗袍,是黄了边卷了角的唐宋词经久幽微的香。

风越来越薄,阳光越来越厚,日子长长背影里的凤凰木在醒来的第一个清晨,微笑,结成小簇的火苗。

有的人,来了又离开,飞扬的不止柳絮,还有行囊上染透了海的味道山的味道的尘灰。

这个季节,不适合道别,只可以——再见。



  保钢摄影作品 


箫鸣散文诗

作者简介:

      肖伟民,笔名:箫鸣。曾任《宝钢文艺》编辑,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在《文学报》《萌芽》《诗歌报》《解放日报》《中国冶金报》《中国冶金文学》《诗潮》《中国诗歌》《宝山文艺》等报刊发表诗作数百首。 

      

寻找自己



我们已迷失于记忆的峡谷。

不知道自己从那里来,有要到何处去;也不知道自己去了多久,走了多远。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跋涉,一年又一年的寻觅。

路,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但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一定有一个什么目标,在前面苦苦等待着你。

那是一代又一代流传下来的古老的命运对坚韧的生命的承诺。


天空乌云密布,你看不见自己的影子。

从身后追来的风,一次次抽打你的信念、你的勇气、你的坦诚。


是的,曾一千次做过想飞翔的梦,但这不可能!道路注定了你永远是土地的俘虏。

不知何时,天空飘满了落叶,仿佛是大自然遗落的最后一批诗笺……


蓦然,太阳钻出厚厚的云层,把灿烂的光华慷慨地洒向大地。

就在这时,你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这就是你吗?这就是你所苦苦寻觅的目标吗?你屏住呼吸惊讶得不敢出声。

这一瞬间,你看到了自己的全部崇高和丑陋、伟大和渺小、自信和卑微。


你用目光把自己钉在了自己的阴影里,直到灵魂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



大师与石头



        大师一辈子以石为友,便有了石的禀性。语言是多余的,就像沉默是石的天性。大师沉默寡言。

       许多时候,尤其是在落日黄昏时分,大师就那样坐在众多的石头中间。那是一种无声的交流。大师一任岁月在冥思中流淌。

       大师沉思的时候,就象他完成的一尊石像。

       蓦然,大师抬起目光,一道迅疾的闪电!

       周围的石头顿时生动起来。在大师炯炯目光的笼罩下,它们已然是一尊尊呼之欲出、天韵自成的生命具象。

       大师一跃而起,犹如狂飙掠过沉睡的荒原。恣情、酣畅、狷狂。锤起锤落,星光迸溅。大师那双青筋突暴的手,释放出风雨雷电,意志和自由,温柔和爱……

        大师感激每一块石头,是它们赋予大师的生命以创造的价值;石头视大师为知音,是大师解放了它们的个性和自由。

       大师复坐在众多的石头中间。冥思。等待石头们再次生动起来。不久,大师将走进每一块石头。在那里他将看到自己的一生。那是他灵魂永恒的居住地。

       石头里的世界很空旷,也很孤独。



读苏东坡“赤壁怀古”



今夜,穿过空蒙岁月,东坡居士在一阕古词中,乘筏而来。


衣袂飘飘,临风把酒,溯历史而上,沿大江东去。

一片古战场遗址,直奔眼底:乱石穿空,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

先生豪兴陡起,举樽而歌: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那场赤壁大火,在眼前晃动。一个豪杰并起、三国争雄的年代,在他眼前晃动。

借千古涛声,东坡先生与豪杰们词中把盏相晤。

 酒兴酣畅中,醉眼朦胧时,走过横槊赋诗的曹操,骑马射虎的孙权,隆中定策的诸葛亮……

蓦然,先生眼前一亮,冲天火光中,周公瑾羽扇纶巾,雄姿英发,横江而立。谈笑间,不可一世的强敌,顿时灰飞烟灭。

 先生豪兴勃发,大畅其志,举樽一饮而尽。少顷,一阕“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天地奇观”的千古绝唱,响遏行云。


而我知道,此刻,开一代豪放派词风的东坡先生是一个落魄的文士;他正孤旅于一条被贬黄州的荒凉山道。那场政治上的惊涛骇浪,使他一贬再贬。天涯海角,更为荒凉的疆域,离他也已不远……


大江日夜东流,逝者如斯,东坡先生早已乘风而去。而为什么,八百年前的拍岸惊涛,今夜,还是打湿了我的稿纸?



深夜,凝视一块钢铁



是谁将你塑造得如此严整规范,成了我案头一方镇纸?

是因了上千度烈焰的煎熬,一番脱胎换骨,激情终于冷却,理智终于恢复?

一定也有过桀骜不驯时候,一定也有过不甘沉沦的抗争。

深夜,我凝视案头一块沉默的钢铁,分明有远古的金戈铁马之声隐隐传来!

其实你更可以成为一柄长剑,挺起脊梁,如霜的剑刃,凝聚一生的自尊、傲岸和不屈。

为尊严而决斗,为自由而饮血,为正义而呼啸!

深夜,我凝视一块钢铁,一块置于我案头上四四方方的钢铁,有风暴自心的荒原掠过。

倾听一支被囚禁的歌,需要有自由的灵魂——你本该是壮士笑傲江湖的知己,而不是案头随意挪动的物具!

保钢摄影作品 



 


1、散文诗博览投稿邮箱:散文诗博览<swsbl2002@qq.com>       (340814965@qq.com)

2、来搞格式:

题目、作者姓名/属地、内容、(稿件下方注明)作者文学简介、通联(电子邮箱、微信号、QQ及空间。也可另附电话号码)及照片等。

 3、说明:《散文诗博览》定为微刊,将在此基础上做年选(纸刊)。没有稿费(可逐步按微刊条件进行打赏)

 4 栏目设置:(根据需要随机波动)

【心声】、【诗画】朗读或朗诵的散文诗作品

【精读】名家名篇

【博览】散文诗作品

【萌芽】初学散文诗

【地域】以地方社团发来的散文诗

【诗论】诗歌理论

【赏析】对一篇散文诗或一本散文诗集进行的赏析(需要诚恳真实到位的点评)

【特稿】专访或散文诗人物故事

【余韵】与散文诗有关的通讯报道及其他

5 编辑部:(根据需要聘任中)

顾问:耿林莽、邹岳汉、海梦、王幅明、张烨、韩嘉川、崔国发

总编:巴伶仁

副总编:戴永成、胡 蝶 、杨瑞福

责任主编:梅芷   

美编:保钢、卓卿

编委会(音序排列):

巴伶仁、保钢、戴永成、胡蝶、梅芷、秦艳玲、杨瑞福、卓卿



散文诗博览,开启诗意人生
把时间交给阅读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