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刘和平给《笑傲江湖》写剧本

林登万的野望2019-04-11 14:41:57

金庸曾说过《笑傲江湖》是一部政治小说,其中各色人物与其说是武林人士,不如说是政客。可惜编剧无刘和平这等文笔与洞见,否则真可以把《笑傲江湖》拍成一部《大明王朝1566》。

推动请假发展就是不断制造冲突、解决冲突、再制造新的冲突。《笑傲江湖》的主线就是左冷禅和任我行两大野心家对原有江湖秩序的冲击。原有江湖秩序的守护者(方证和冲虚)鉴于左冷禅咄咄逼人,但出于不能对正派下手以及不能干涉五岳剑派内政的“政治正确”的限制,便暗箱操作,透露给向问天情报从而使他解救任我行。等任我行复出,便可祸水东引,二者斗得两败俱伤。这过程中又多出来两个小插曲,一是岳不群竟然摘取胜利果实,二是任我行迅速铲除东方不败。并且由于五岳剑派因内讧而崩溃,最终方证和冲虚直面任我行挑战。相关历史可参考二战史。


在主线冲突之下,还有若干支线冲突。如日月神教内部,由于东方不败的保守政策,魔教未必正教发生战争,使得内部阶层固化,新入教者上升无望。于是以向问天为代表的老一辈人联合年青教众试图迎回任我行,前者是为了恢复过去的阔气,后者是为了将来的阔气,前者是领导者,后者是主力军。最终任我行归来,剥夺了了东方不败时期权贵集团的利益,并积极对外扩张。在这里还能着重描写一下任我行的心理状态。任我行本身并非战争贩子,但发现自己复出之后,单靠剥夺东方不败集团的利益已经无法填饱饥饿的新贵的肚子,而且这帮年轻人又成天叫嚷着“踏少林,灭武当,厉害了我的教”,于是任我行不得不对外强硬——也不知二者是谁绑架了谁。相关历史可参考威廉二世和昭和日本。需要指出的是,在《笑傲江湖》的结尾处,向问天治下的日月神教终究未与正教发生战争,所以故事还可以接着写:向问天们只是想恢复昔日的权贵,既然曾经的利益集团已经复辟,于是也就没有再打仗的意愿。但下层教众可不这么想,他们还指望着晋升呢。因此,日月神教要么再一次爆发叛乱,激进的下层教众取代向问天,要么陷入无休止的内战——总之到了《侠客行》的年代,日月神教已经土崩瓦解。


日月神教内部有冲突,其他教派内部就没有了吗?在这里可以凸显左冷禅的戏份。由于左冷禅的“克里斯玛”特征,嵩山派内部对他无比尊崇,因而坚如磐石。但嵩山派却向其他剑派输出战争,试图扶植亲嵩山领导人,其典型就是鼓动华山派剑宗重回华山夺取政权。嵩山派杀刘正风,也可能是盘算着如果莫大不从,则师出有名,借口衡山派藏有魔教留下的化学武器,发动干涉战争,顺带扶植傀儡,美其名曰“人心所归也”。这里要突出左冷禅的处心积虑,仿佛黎塞留、俾斯麦一般。可惜野心暴露太大,引起了少林、武当的戒心。


任我行与左冷禅作为现有秩序的挑战者,手下网罗到一大批高手,但江湖食物链的顶端,少林和武当,为何主要看到的是两个老头勉力支撑呢?少林和武当的中青年后辈何在?原因在于这两派为了追求内部的稳定,其管理机制使得特立独行有野心之人上升无望,只有循规蹈矩之人按部就班混资历。偏巧两派又极擅长养生续命,等最前面排着的八九十多的老头子入土之后,后面的人才能稍微往前挪一点,着实费拉不堪。于是,江湖里那些武德充沛的有志气有想法,或自认为自己有志气有想法的年轻人,往往加入比较有前景的小教派,或者自主创业,如田伯光。如果少林武当作为江湖秩序的守护者,本身却不能容纳这个秩序产生的武林精英,那么对于该秩序的持存而言,无疑是危险的。在《笑傲江湖》的结尾,当少林和武当面对那么多的江湖闲散人士时,是否会意识到后者对于前者的潜在威胁呢?


最后可能要问,在这个版本的《笑傲江湖》里令狐冲和任盈盈起着什么作用?答曰:只是历史巨浪中的几抹耀眼的浪花而已,虽然闪亮,但对于历史进程而言,其存在约等于零。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