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自制那些事》第二篇:遇到是缘错过是命(上)

侠隐2019-04-04 02:48:40

篇首语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山寨派四分五裂、帮派林立,自福建H君横空出世,群豪归于一叶堂,及浙江Z君投诚而来,实力渐涨、声势益隆,一叶堂始易名为不二堂。后因二人治派理念相左,而Z君亦不甘久居人下,终致复刻与仿排之争。人心既不稳,则祸起于萧墙矣,而后Z君率部出走重建不二堂,H君心灰意冷之下则退隐“四无斋”,山寨派遂一分为二,史称“不二堂惨案”。


不二堂的诞生


    何谓山寨派,就是仿制各种稀见资料的门派。而山寨派里面又以金庸旧版自制一家独大,今天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说起。

 

    如果说情怀派系属于新兴地主阶级,那么山寨派系就属于没落的门阀世族,这个圈子里面的人自视甚高,在他们看来金庸旧版是无上圣品,其他版本皆为不入流的大路货。他们只跟同品阶的人士交往,一般也不会加入聊天群。用Z君的话来说,加群就有人来讨要电子版,自寻烦恼。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核心就是等价交换。什么样的实力,进入什么样的圈子,不对等的交往,注定不能长久。自来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世族贵胄是不可能和寒门子弟交朋友的。

 

    手握珍稀电子资料的藏家,要不秘而不宣,要不奇货可居,是不可能轻易公诸同好的。这样的高门槛,决定了这一派虽然历史悠久,但难入主流。这里要介绍两个人,一个是旅居海外的大B君,一个是YJ江湖的教主,姑且不问动机,二人对旧版资料的普及是功不可没的。

 

    多年来,山寨派一直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群雄割据、各自为战,对外他们瞧不起泥腿子出身的农民军,对内他们是相互戒备、各怀鬼胎,所以难成统一大业。

    乱世出枭雄,2012年,来自福建的H君,创办了“一叶堂”,凭借雄厚的资金、非凡的胆识,迅速杀进金庸旧版领域。2013-2015年开始尝试自制,先后做过越女剑、三育书剑、红白鸳鸯刀、邝拾记白马、九马等等。这时候 H君完全属于玩票性质,不少一叶堂的客户,发现他做的书,性价比极高。不到15元/册的价格,使得很多旧版爱好者都成了H君的粉丝。

 

    至于Z君,人称“怼穿肠”,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当年在金庸江湖论坛,怼人无数战无不胜,就连能言善辩的明教教主,也被他怼得生无可恋,不得不远走他乡。当年的Z君,是个一身傲气的人,平生最看不惯那些蝇营狗苟之辈。

 

    H君在旧版自制江湖,打出这么一片天地,自然引起了Z君关注。经过几次接触,Z君觉得对方是个干大事的人才,于是决定加入一叶堂,辅佐H君成就大业。早期二人的合作还是比较愉快的,H君负责制作,Z君负责销售。

 

    2015年5月,在Z君的建议下,一叶堂正式易名为“不二堂”。(二人的绰号分别叫大J、小J,江湖人称“JJ组合”,兴许觉得“JJ堂”名号不雅,最后敲定为“不二堂”)

 

    很多书友回想当初不二堂创派之初的繁盛气象,无不陷入追思之中。不二堂创派宗旨定位“为复刻而生”,对于山寨派系的意义,不啻明教当年的蝴蝶谷聚义,许多热爱旧版的书友,听闻不二堂的创立,纷纷投奔而来,觉得找到了归宿。众多昔日如雷贯耳的旧版大神汇聚一堂,共襄复刻金庸旧版的大业,这让众多侠友们感动得热泪盈眶,统一大业中兴有望,怎能不触景伤情呢?



    其后在“不二堂”的存续期间,推出了布面精装的东南亚周刊复刻版、武史三合一、白马复刻等一系列叫好又叫座的精品自制书,让众多书友们大喜过望。

 

    好景宜人不常在,谁知道“不二堂”在创派伊始,就埋下了失败的种子呢?(此事暂且不表,后文另有详述)



沉默的螺旋


    2017年3月24日,H君在闲鱼上发现旅居海外的大B君,以3300元的价格挂售一本武史飞狐外传的打印本,H君当即买下。 翌日,来自杭州的Z君,发现这套资料被人买走了,通过打听找到了H君, Z君坦言他对这套资料渴盼已久,至今仍缺部分资料,始终无法补齐。Z君提议要和H君合作,共同制作这套书,

 

    有朋友可能要问,同为圈中的人,Z君可以去找大B君帮忙,何必要绕弯找到H君呢?


    这个很多人就不了解了,Z君当然找过大B君帮忙,但是大B君无视了他的请求,至于甚么原因,笔者不得而知。在旧版资料收藏圈中,交换资料也是常事。但人心不古,不上道的事情屡屡发生。譬如说,咱俩以物易物,我给你一套高清的扫描图,你却给我一套低质的图,甚至是网上已经流出来资料。或者大家约定了不得转让,有人不守规矩,将资料偷偷私下贩售。所以这个圈中的人,戒备心很强。

 

    H君到手后发现这套资料是仿排,而且其中错漏不少,认为尚需仔细参校和修图,暂时不具备自制条件,便婉拒了Z君的合作请求。但Z君觉得时不我待,必须马上立项。禁不住Z君的软磨硬泡,H君将这套资料转让给了他。3月31日,Z君发布众筹武史飞狐的公告。

 

    当时一共65人参与众筹,资料费由64人分摊,每人50元,众筹3200资料费,交给H君。众筹约定限量发行65册精装书(上下两册),编号与姓名一一对应),不得对外转让,所有参与众筹人员都有一票否决权。最终售价是363元(包含资料费50元,书款256元,运费25元,锦盒32元)



    当这套书做出来之后,Z君在不二堂宣称,这套资料是他等了10年方得一睹稀世珍品,遇到是缘错过是命,把那些没有赶上这次众筹的人撩拨得心痒难耐。于是不少人提出重制飞狐的建议。这种提议,遭到了参与众筹的一些人的强烈反对,Z君当即重申,重制飞狐是绝无可能之事,除非征得65人的一致允可。

 

    谁也没想到,过了几天,Z君在不二堂宣布,精装武史飞狐存在着不少错漏,他要重新校对,再做平装版,售价220元。原来参与众筹的人如果不愿意继续购买,若将平装飞狐的名额转让给其他同好,便可获得150元的补偿费(由新人支付)。

 

    笔者心想,在制作飞狐之前,Z君也是知道这套资料有不少问题的,为何当初不能静下心来仔细校对呢?而在众人收到书后,发现不少错漏之处,Z君却称:“有问题,找大B,此事无我无关”。前文中笔者提出众筹是把双刃剑,最大的问题就是责任不清。书做得好,功劳尽归于发起者,做的不好,锅甩给旁人背。

 

    重制飞狐的消息公布后,自然得到了想要中途上车的书友的支持,他们纷纷为这个举动叫好。已有精装飞狐的书友,大多数是不愿意再花220元购买平装的,既然限量65套的公约已经被长官意志撕毁了,不得已,只能接受150元补贴了。其中长眉、边城等诸位侠友,竭力提出抗议,无奈群情激荡,汹涌而来的民意瞬间掩盖了这些薄弱的反对声。网络时代,“沉默的螺旋”是无处不在,而孤立无援的异议者,只能被动接受无奈的现实。

 

    不得不说,Z君很有领袖的天赋,本来早就板上钉钉的事情,被拿出来进行民意表决。把个人的独断行为,演变为群体行为。个人须要为他的行为承担责任,而群体则不然,群体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群体就是责任、就是道德、就是法律。每一位能成大业的领袖,都是深谙群体心理学的大师。

    Z君可能从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认为众人已经收到补偿款,还要怎样?可是他不会想到,这件事对众筹事业的伤害是无法消弭的。如果一个人强奸了一位弱女子,事毕扔了150元安抚金,真的可以一笑而过?

 

    最近平装飞狐已经出炉了,笔者发现不少新人自称也已收到平狐,而且Z君至今也没有公布已转让名单及编号,从笔者目前已掌握的统计表来分析,实际流出的数量着实让人不解。

 

   “我们就是64傻,我现在看到这套精装飞狐,就想撕了,只能当公仔书看看了”。一位参加武史飞狐众筹的书友,无不愤慨地说道。

 

    谁应该对这起闹剧负责呢?无人担责!现在甚至有人公然指责那些当时同意转让平装名额的书友,谁是因谁是果呢?当发起者可以公然践踏公约,又如何去约束其余的参与者呢?


    果然应验了一句谚语:雪崩的时候,没有任何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

 

    德国哲学家康德说过:“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当人们突破了道德底线,便会随心所欲、恣意妄为。可以预见的,武史飞狐在不久的将来便会成为地摊货。


信仰的力量


    大凡能成为一方霸主的枭雄,必定不是泛泛之辈。前文我们分析了“侠行地下党”的情怀营销,很多人觉得恍然大悟。笔者想说的是,其实没这么简单,倘若你去复制这套手法,就一定能成功吗?未必!

 

    今天笔者对比分析二人的共通之处,揭秘成功背后的真相。用两个词来总结就是:造神与信仰。虽然二者的手法不同,但所谓殊途同归,道理的是相通的。

 

    S君对外宣称是公益事业从业者,比如时常发一些参加xx节目的视频、接受xx媒体采访的报道,众书友顿生高山仰止之感,这就是“名人效应”带来的先天优势。于是乎,S君左手公益剑右手情怀刀,游走于各大平台,这使得他的自制项目推广起来一路顺风顺水。

    Z君没有这样的自带光环,他有自己的办法,首先要树立绝对权威的形象,放言道:“我的自制书就是天下第一,秒杀任何正版”。然后不断的宣扬这些概念,再通过教徒们的扩散,最终如愿以偿地包装成了全能神——“M神”。通过这些断言、重复、传染的手段,如今的Z君的名望已经如日中天,当初可能有人对他还有些质疑,现在只剩下滔滔不绝地崇拜之情了。



    越优秀越孤独,Z君是个有着远大抱负的人,时有怀才不遇之慨叹,眼界之高亦是常人所不及,友商的印品自是不屑一顾。他多次告诫教徒们:“请不要把我的书跟某人相比,我不屑,别人嫉妒我,是因为我太优秀”。很多人以为是Z君器量褊窄、打压同行。其实,笔者认为这是一种误解,以Z君孤标傲世的性格,当不会如此有失风度。这是一种人生寂寞如雪的境界,“相识满天下,知心无一人”,寂寞,深入骨髓的寂寞。

 

    创业的路上就要不断学习,Z君来自杭州,把马云的成功学研究得相当透彻。新不二堂重建之日,他就模仿阿里巴巴定下了价值观、愿景和使命。其价值观就是:不二堂出品就是No1,愿景是:普及金庸旧版、造福普罗大众,使命则是:为187而生。

 

    这里面最核心的就是价值观, 每个不二堂的成员必须牢记这一条。记得有一次Z 君晒出他的自制旧版,SF君说了句:“又不是原版,没什么大不了”。Z君当即喝道:“你懂什么,我的自制和原版有区别吗,就是一样的”。别看SF君平时伶牙俐齿的,遇到Z君,他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位合格的领袖,是绝不容许别人挑战自己的权威的。

 

    当时笔者暗自发笑,觉得挺荒唐:如果自制和原版没有区别,那大家还要去博物馆排队参观吗?现在想来,觉得自己还是太肤浅了,原来真的有人认可这句断言。近日,不二堂出品的仿排三育射雕已经发货了,群里不少人由衷地赞叹:“总体来说,已胜过原版很多”、“自制金庸最好的版本,其版本价值将直追明河初版”等等。Z君叹声道:“我都怕,到时大家都被我惯成公主病了。”(以上发言均有吃瓜群众提供实图为证,一字未改)

 

    当初聚首不二堂,Z君时时痛斥“星宿派”某些人风骨全无的肺腑之言犹在耳畔,今日面对汹涌而至、气象更胜“星宿派”的如潮谀词,又为何如此志满意得呢?

 

   《笑傲江湖》第三十回,上官云一见重出江湖的任我行,不自觉地用对待东方不败的那套来奉承他,【任我行心下暗自嘀咕:“江湖上多说‘雕侠’上官云武功既高,为人又极耿直,怎他说起话来满口谀词,陈腔滥调,直似个不知廉耻的小人?难道江湖上传闻多误,他只是浪得虚名?”不由皱起了眉头。】

 

   《笑傲江湖》第三十一回,待得任我行重夺日月神剑教主大位,上官云又上前恭贺,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云云。【任我行笑骂:“胡说八道!甚么千秋万载?”忽然觉得倘若真能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确实人生至乐,忍不住又哈哈大笑。】

 

    笔者原以为自己也算是熟读金书了,突然觉得好生惭愧,我真的就读懂了金庸小说吗?


欲速则不达


    神是不容许失败的,一旦失败,那些平时仰视他的信徒,很快会弃之如敝屣,信徒们会为向一个不复存在的“神”俯首帖耳而感到羞愤,甚至毫不留情的将之踩在脚下。无论是“星宿派”还是“神教派”,那些个平素高唱赞歌的教徒们,一旦“神格”破产,他们翻脸比翻书还要快。还记得早些年,“大师”王林如日中天的时候,很多政界、商界、娱乐圈的大佬都是他的忠实信徒,当“大师”走下神坛后,所有人皆是唯恐避之不及。很多从前的弟子,突然声泪俱下地对王大师进行口诛笔伐。

 

    如果Z君能在文本上下一番苦功,我相信他会做出精品出来。可是,现实中这么多的诱惑,谁能不为所动呢?有多少人能像长眉大侠一样,不为名利,甘坐冷板凳,十数载如一日地反复校对呢?从两件事中,可以发现一些端倪。第一件,Z君在拿到武史飞狐资料后,不到三天就匆匆发布众筹公告。第二件,在很多资料还不齐备的情况下,Z君就宣告,将在两年时间内,完成他所谓的“187工程”,平均一个半月完成一套(合计15套)。


    这是什么概念,长眉大侠、子衿等人花费这么多精力,都认为文本还不够完善。何以Z君有信心能在两年内完成这个难如登天的浩大工程?又如何能保证印品的质量呢?能不能拿出一份勘误表出来呢?



    果不其然,笔者的担忧还是变成了现实。就拿刚出品的仿排三育射雕来举例,由于时间仓促,笔者来不及细细对比,只是粗略看看,但已经发现若干问题了。


    据笔者了解到,三育射雕初版的版权页的位置应该是书末,而新不二堂的仿排却放到书前。所有的“目录”打成了“目次”。第三十三回“富贵无极”打成了“宝贵无极”,页码也是全然对不上。再看版权页的时间,第1册为“一九六三年八月版”,第16册为“一九五九年八月版”。既然是仿排,至少考虑一下时间顺序吧。这套射雕,是以什么资料作为仿制对象呢?


    尤其是第16回,目录页出现太多的错漏,甚至连“尾声”都缺失了,81回本的射雕生生做成了80回本,笔者以为Z君可能没见过第16册目录页,否则当应不会出现这样的严重失误。


    有书友发现第三册的回目页重复印制,估计另一侧也会出现重复。

 

    如果说文本问题大家也不介意,那么热衷封面设计、装帧的书友们,应该正视下面这个问题了。这套仿排射雕,真的是印刷版吗?笔者毕竟不是专业人士,不敢妄下定论。提供三个细节,供大家参详。



    1、印刷的书籍,裁切是相当整齐的,而这套射雕,裁切不规整,误差较大,这些问题,应是速印店才有的。

    2印刷的书籍,字的油墨会浸入到纸张中,所以层次感比较强。但打印的,墨迹浮于表面。

    3 、这套书大量出现同一页有字迹浓淡不同的情况,以目前的印刷技术,即便偶有发生,也不大可能批量出现的。

 

    此外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武侠与历史》三合一,这本杂志到底是不是印刷本,笔者一直心存疑窦,有待方家解惑。

 

    Z君不是不知道“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但他已经等不及了。听闻宝岛的W君也在收集旧版的电子资料,笔者推测,Z君放言两年内完成“187工程”,恐怕与此不无关联。深以为忧的Z君,在条件还不具备的情况下,也只能争分夺秒、大干快上。只是仿排这项工程现在已成高危项目,早些年,旧版资料流通不畅,见过实书的人寥寥无几,所以仿排可以大行其道。而现在,旧版资料已经普及开来,只需用原书比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另外有个原因,使得Z君有信心强推这个项目,目前的武侠自制市场,多数买书人其实是不看文本的,他们只关注封面、装帧。Z君大概也发现了关键之处了,如果一本书的封面设计过关了,基本也就成功了。卖书其实就是卖封面,这年头有谁关注文本、关注细节呢?

 

    用C君的话来说,现在的自制书其实只要弄个封面,内页全用白纸装订起来,照样有人买单。这话当然有戏谑成分了,但好像也不无道理。

 

    在新不二堂中,已经有书友指出仿排射雕的不少错误了,可是众人已陷入集体狂欢之中,这种不和谐的声音,又有谁理会呢?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在其著作《乌合之众》指出:“人一到群体中,就失去了理性。为了获得认同,个人愿意抛弃是非,用理性去换取那份让人倍感安全的归属感。”

 

篇末语


    我们曾经慨叹侠骨无多世道苍茫,可自己却难守初心放纵欲望;我们也曾嫉恶如仇豪情万丈,可现在却活成了当初自己最讨厌的模样。笔者不揣鄙陋写下此文,但愿我们都能找到当初的自己。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