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他才是《笑傲江湖》的最大幕后黑手(1455期)

编剧帮2019-05-14 10:04:40

源丨黑江湖(ID:heijianghu121)  文丨纽太普


这是我看熟了《笑傲江湖》之后的游戏之作。最初时,是看了吴闲云写的西游、水浒解读,赞叹不已;后来又读了新垣平博士的倚天屠龙史,更觉有趣,便决定也来敷演考据一番。

 

笑傲一书,考据者众,妙在此书并无历史根由,尽可自由发挥。当时我中二轻狂,心想既然如此,我便考据个最为荒诞不经的结论,方显我的手段。而写作之中愈陷愈深,到最后连自己也“深信”确有此事,却是始料未及的。


总之,武侠小说写的是人性,我的“考据”,虽然未必能处处入情入理,也不求折射出人性的光芒,只希望能博读者一哂之余,能令人掩卷而有所思罢了。



1、任我行为什么佩服冲虚


这一篇文字,开宗明义,论证的是冲虚道长才是最大的幕后黑手。这个结论看似荒谬,却是我根据书中许多的暗线与闲笔推断出来的——尽管书过一半,此人才出现,但其阴谋之深远,城府之森严,却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冲虚道长的武功很高,但算不上顶尖。打赢岳不群不难,但打左冷禅、向问天,胜负便在伯仲之间,更不用说是和方证大师、任我行、东方不败、风清扬这样的顶尖高手角逐了。


但就是这么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老道,却能够执掌书中的第三大势力武当,他的厉害之处究竟在哪里?

 

要了解冲虚道长究竟是个什么人,第二十七章“三战”,是书中极重要的线索。我初看笑傲时,深觉奇怪:以金庸大师的笔力之强,怎么会在这一章突兀地写出“老夫于当世高人之中,心中佩服的没有几个,数来数去只有三个半,大和尚算得是一位。还有三个半,是老夫不佩服的”这一段?这一段上不接天下不碰地,简直就是败笔。

 

但金庸先生怎么会写出败笔来?其中滋味值得细细咀嚼。

 

任我行对冲虚的评价是:


“你武当派太极剑颇有独到之妙,你老道却洁身自爱,不去多管江湖上的闲事。只不过你不会教徒弟,武当门下没甚么杰出人材,等你牛鼻子鹤驾西归,太极剑法的绝艺只怕要失传。”


这话仔细想来十分有趣。早些时候,方证大师还要与任我行引荐诸位他不认识的“小朋友”,冲虚主动跳出来说,我年纪虽然大些,可执掌武当门户还是在你被关起来之后,可见十二年前(任我行十二年前入黑牢)冲虚还名不见经传,任我行不认识他也属正常(事实上光这一点就十分可怕,堂堂武当的掌门候选人居然可以韬光养晦到如此程度)。

 

同时,任我行称许的是“你武当的太极剑”,而非冲虚自己的武功,两人只怕从未交手。而冲虚的武功也的确不算超一流,对愣头青令狐冲输了一招还可算是容让,但向问天心中盘算能与他一拼,而之后任我行连拼两大高手又身上带伤,冲虚道长与他对战之前竟然还会心中忐忑,显然证明冲虚武功不算最顶尖。

 

可是,以任我行的身份眼光,却将此人与方证、风清扬、东方不败相提并论。要知道任我行就算之前见过冲虚,那冲虚当时也还不是一派掌门,凭什么让任我行服帖?

 

答案在任我行的另一句话里:“武当门下没甚么杰出人材”。要知道,他甫脱黑牢数月,纵然已经开始了解江湖局势,也不至于大言武当后辈无人。唯一的解释是,他知道武当出不了人才。


 

为什么堂堂武当,会没有人才呢?

 

第三十九回里,任盈盈当了教主之后,曾经送礼给少林武当掌门,送给冲虚的是曾经被盗的《太极拳经》。原书说:

 

“八十余年前,日月教几名高手长老夜袭武当山,将宝剑连同张三丰手书的一部《太极拳经》一并盗了去。当时一场恶斗,武当派死了三名一等一的好手,虽然也杀了日月教四名长老,但一经一剑却未能夺回。”

 

为什么日月神教要去夺武当的拳经呢?很多人认为,日月神教是魔教啊,魔教干什么恐怖主义的事情都正常。

 

但魔教的真相恐怕并非如此。魔教从上到下,除了练功练成基佬的东方不败之外,谁也不像“魔”——且不说向问天、梅庄四友都是慷慨豪侠,魔教上下武功不阴毒,用毒也不高明,喝人血吃人肉一概没有,哪来的魔?

 

新垣平博士考证,日月神教很可能是明教的残部,而明教自元末来就是个政治性强于宗教性的组织。原书中,任我行年轻时候打天下,和教中的属下都是兄弟相称,从未有什么跪拜之举。因而,日月神教与其说是魔教,不如说是个帮派。

 

这个帮派豢养大量不事生产的武士,还与江湖上的小黑帮保持密切的联系,却并不想要参与政治,甚至不想“一统江湖”(东方不败“一统江湖”的纲领受到过任我行的嘲笑,显然这并非其原有的纲领),其最终诉求只能与经济有关——比如,利用自己强大的武力优势占领地盘,收取保护费等等。

 

因而,至少在东方不败大搞个人崇拜之前,日月神教是一个冷静的、以经济为诉求的社会团体。这样一个帮派,怎么会冲上武当,不惜长老性命,只为了夺走具有象征意义的拳谱呢?

 

毫无疑问,这本《太极拳经》里必然有重要的东西。

 

事实上,魔教通过武力突袭,夺取武功秘笈,一向是拿手好戏,《葵花宝典》就是通过突袭华山派的方式获得的。这种方法看上去很危险,但回报也高——少林寺一本楞伽经里都藏着九阳神功,那张三丰手书的太极拳经,里面也很可能有神奇的功夫。

 

回想书末的一节,冲虚道长在拿回这本《太极拳经》之后,“喜不自胜”,读得连“心中疑窦都忘了”。对于一个前辈高人来说,这样的情况极为少见——太极拳经肯定是冲虚早就读熟了的,何至于重读的时候如此入神?显然,这本《太极拳经》对冲虚道长的价值并不是所谓告慰先人的象征意义,而是实实在在的。考虑到张三丰当年随手一套书法就让张翠山受用无穷,他很可能将太极拳的秘要通过书法的形式流传,只有原本的《太极拳经》才能让人习练成真正的太极拳。

 

总之,在魔教上山夺走拳经之后,武当派在拳法上出现了传承的缺失,只能靠剑法一条腿走路,武当武学也无法再培养出真正一流的人才。作为魔教教主的任我行,自然知道这一点,也因此敢于抛出“武当没什么人才”的言论。

 

所以,应该这么看任我行的一半佩服——虽然武当派没了高深武学,而冲虚道长武功也高不到哪里去,可是我入狱十二年后,你冲虚却能和方证大师平起平坐,少林武当仍享齐名,连左冷禅这样心机深沉之人都动摇不了武当的威名。

 

在这个前提下去看“不去管江湖上的闲事”这句话,就更显示出冲虚道长的厉害之处——韬光养晦,绝不到前台来,作为书中第三大势力,绝大多数时候的存在感却低得可怕。



2、江湖的格局与冲虚的阴谋


在论证冲虚道长是幕后黑手之前,我们先来搞清楚江湖的格局。当时,江湖存在两股势力:正道和魔教。正道包括少林、武当、崆峒、丐帮、五岳剑派等,魔教则势力单一。

 

论人数,正道比魔教多;论武功,魔教的高手虽然不少,但也没什么专业师承,最高端的那几项不是超难学就是学了要切丁丁;论高手,魔教十长老的辉煌早就过去。为什么魔教还能和正道对抗数百年?

 

原因只有一个,正教的人太爱内讧了。人人都有一亩三分地,打魔教太卖力,被自己人抢了地盘怎么办?更不用说去魔教大本营剿匪了。当年六大派围明教,因为明教当时是落水狗,谁都能打。

 

正教内讧严重的问题,原文已经提及。岳不群在嵩山大会上说:


“千百年来,江湖上仇杀斗殴,不知有多少武林同道死于非命,推原溯因,泰半是因门户之见而起。在下常想,倘若武林之中并无门户宗派之别,天下一家,人人皆如同胞手足,那么种种流血惨剧,十成中至少可以减去九成。”

 

这话一出,场下人都纷纷点赞。显然,岳不群所说的江湖仇杀肯定不是指和魔教的冲突,因为魔教妖人不是“武林同道”,杀之无妨。然则,正道江湖中的争杀内讧,已然十分激烈。

 

正道内讧,谁最得利?除了魔教之外,最得利的便是少林武当两大门派。正道的格局是:少林武当居顶,其下昆仑、峨嵋、崆峒诸派,再下是五岳剑派和一些其他的新门派。方证大师说得好:


“一个门派创建成名,那是数百年来无数英雄豪杰,花了无数心血累积而成。五岳剑派在武林崛起,不过是近六七十年的事,虽然兴旺得快,家底总还不及昆仑、峨嵋。”


尽管嵩山、华山等门派开山立派可能已有数百年,但从江湖地位上来说,五岳剑派六七十年前才开崛起。也就是说,它们还不可能进入江湖正教的权力分配序列顶端。

 

相反,站在顶端的门派都有数百年的成功历史,权力格局也已固化。可以想见,站在最顶端的少林和武当,是最不愿意看到这种固化格局动荡的。

 

问题是,如果五岳剑派这样的新生力量脱去了内讧,合而为一,江湖上就会崛起一支胜过昆仑、峨眉、崆峒诸派,甚至可以撼动少林武当的新力量。而且,这股力量更年轻,对权力的诉求更迫切。

 

所以,要想保持武林顶层格局的稳定,就要让武林中层、底层混乱,内讧争杀才能避免产生一家独大,而五岳合并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但对武当而言,它与少林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也就是谁当老大的问题。少林和武当的关系并不怎么样,张三丰当年险些被少林废掉武功,后来带着张无忌上门的时候又吃了闭门羹;而少林也对张三丰“盗窃”少林武功的行为很不感冒。从明初的历史来看,两家之间纵然说不上有仇,至少也不是亲密盟友。冲虚道长不可能不希望取代少林,重振武当在张三丰年代的荣光。

 

在这个基础上,武当就有可能通过让武林变得更加混乱的方法,来削弱少林,从而试图反超——论武力,少林弟子遍布天下,方证比冲虚也更厉害;论武功家数和未来潜力,武当连最重要的太极拳经都丢了。所以,冲虚只能够让武林更加混乱,才能够有机会击败少林。

 

要让武林更加混乱,冲虚有两个方向:一方面帮助魔教,让魔教削弱少林;一方面培植一支第三势力,让正道局势变成三足鼎立。虽然三足鼎立会让武当也受到影响,但两害相权取其轻——如果格局继续固化,武当永远不可能翻身。冲虚年龄已长,后辈又无人才,现在不搏,就再无机会。

 

放眼江湖,近百年来声名鹊起,根基不强但却很喜欢出风头的五岳剑派正是适合他扶植的对象。

 

简单分析一下:嵩山左冷禅太过强大,一旦五岳合并,他很可能会直接压过武当;衡山、泰山天天内斗,恒山是一群尼姑不能成事。剩下的华山派,曾经在五岳剑派中居前,经过气剑二宗争斗之后却落到后面,肯定希望增强实力。与此同时,岳不群此人一向有君子之名,所谓“君子可欺以方”,他个人武力虽然不弱,但剑派实力颇为有限,容易控制,因此培植华山派,让他最后成为五岳剑派之主,是个不错的主意。

 

怎么培植呢?把武当剑法传授给华山派是最容易的,但华山掌门学会了武当剑法肯定不妥,而岳不群也不蠢,他必然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心里自会有防备。

 

所以,冲虚道长用了个极为巧妙的方法:通过同为道门的余沧海向岳不群传递了一个信息:辟邪剑谱就在福建林家,可以轻松取得;而且练习之后能够成为顶尖高手。由于华山派的上代人和青城派交好,岳不群自然而知道辟邪剑谱确实厉害,也绝对会眼红心热。


 

在冲虚道长的谋划当中,岳不群得了剑谱之后武功大进,帮助华山派成为五岳剑派之首,他再以武力相迫,并用自宫一事要胁岳不群,让五岳派向少林发难,武当明帮少林,暗助五岳,将少林势力压制后,自然就成了天下第一。

 

不直接告诉华山派辟邪剑谱的存在,是冲虚的一招妙棋:如果直接告诉了华山派,以岳不群的对外形象,他要去夺取剑谱,还真不是件容易拉下脸面来做的事;同时,一旦告知华山派,难保未来这件事不会被抖出来,到时候华山派来一句“剑谱的事情是冲虚道长告诉我的”,方证大师会怎么看?


论证到了这一步,就得上干货了。我们先来论证两个问题:华山派如何知道辟邪剑谱的存在;武当对辟邪剑谱了解多少。

 

先看第一个问题。看笑傲,要搞清楚两种事件,一种是偶然发生,一种是必然发生。所谓偶然发生,比如令狐冲上山思过,发现石洞;而必然事件,则是早有预谋,必定会推动情节发展。

 

全书中的第一个偶然事件,是林平之杀余沧海之子;第一个必然事件,则是余沧海率全派之力去夺辟邪剑谱。而我们要揭破笑傲之谜,就从这里开始。

 

读者容易忽视一个问题:为什么余沧海要在此时此刻发难?

 

要知道,武林中人虽然都晓得林家剑法曾非常惊人,而林家现在的武功稀松,但从林远图逝世到现在已有多年,林家也传到了第四代,却没有过任何一个门派动过抢夺林家辟邪剑法的心思,这是为什么?林远图当年打遍天下,可是实打实的战绩,后辈再韬光养晦,也没法掩盖。

 

唯一的可能是,大家觉得林家真的有一流武功的可能性太小,不值得让人劳师动众,和一家手面阔、人缘广的镖局为敌。毕竟,林家武功中衰的可能性太多,比如辟邪剑谱没流传下来,或者辟邪剑谱本身不强,只是林远图天赋异禀,等等。

 

这一情况下,余沧海的动作就值得玩味了。虽然青城上代和林家有恩怨,但他此前从未去侦查过林家,却突然起全派之力,奔赴全国,同时突袭林家的所有连锁店,这个计划涉及的人力、物力之大,策划之难,显然不可能是为了一个模糊的消息。

 

所以,余沧海这么干,一定是有确定的原因。

 

第三十章“密议”中,在悬空寺的栈道上,方证和冲虚向令狐冲揭示了一个大秘密:葵花宝典是前朝宦官所作,后来流落南少林;华山两名前辈偷阅书,却被渡元和尚给套了话;渡元和尚后来成了林远图,华山的书被魔教抢走。

 

所以,方证和冲虚知道,真的有辟邪剑谱存在,而且辟邪剑谱与葵花宝典同出一源,且威力强大。而余沧海这样的人物,也只有方证或者冲虚的话,才能令其深信不疑。

 

所以,从表面上看,事情是这样的:方证或者冲虚中的一人,向余沧海泄露了林家真有辟邪剑谱的消息,后者则起兵去夺剑谱。

 

但如我前文所述,此事并不如此简单。提示一个小细节:全书开头,劳德诺和师弟师妹们诉说自己上青城山的事情。他说他在青城山上,看到青城派全派都在学辟邪剑法。

 

这件事情,非常不合道理。

 

首先,你要去攻击一个敌人,通常只需钻研他招数的破绽,练习破法。青城剑法比辟邪剑法高得多,稍微熟悉一下辟邪剑法很正常,但全派上下一起学招数可不正常。

 

诚然,有一种可能性是,余沧海对剑谱势在必得,所以先让徒弟们练习剑法,等得到了剑谱中的精髓,再教授给弟子们。但是,这无法解决华山二弟子的疑问:余沧海是大宗师的眼光,任何一门剑法必然量才而授,可为什么全派上下人人都练辟邪剑法?摆出这么大阵仗,让人感觉余沧海简直是在大方明示:我们在练辟邪剑法!

 

再者说,劳德诺上山时,青城弟子对他态度极差,将他看作敌人。眼看着自己正在搞密谋,怎么可能会让劳德诺自由行动,以至于可以去偷窥他人练剑?

 

这几个因素结合起来,真相就出来了:余沧海是故意让劳德诺看到他们在练习辟邪剑法,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岳不群:咱们已经发现辟邪剑法了,辟邪剑法真的存在!

 

有人可能会说,劳德诺上山赔罪是个偶然事件吧。呵呵,太天真了。

 

劳德诺会上山赔罪,原因是令狐冲打了青城派的人;打人的原因,按陆大有的说法是,令狐冲一听他们的名字“青城四秀”就来气,大骂起来,对方过来动手,被令狐冲打了一顿。


 

可是,令狐冲一向是个豁达之人,也绝非不讲理之徒。如果对方只是外号响亮,他怎么会张口就骂?更何况青城派好歹也是“正道”,如果这几个青城弟子没做什么坏事,令狐冲为什么要张口就骂?

 

显然,在此之前,青城派肯定用某种方式惹怒了令狐冲,诱使他攻击青城弟子。岳不群这样礼数周到之人,自己纵然不上青城山,也会派弟子上山致歉。于是,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所以,方证或者冲虚中的一人告诉余沧海,辟邪剑谱确实存在;余沧海则诸般做作,让华山派也知道了此事。之后,才有了岳不群派女儿去福州等事端。

 

但这条逻辑链条还没完:从余沧海的角度来看,让华山派知道辟邪剑谱,对他根本没有好处——武林秘笈当然是得到的人越少越好,多了一个竞争者,自己的强大就贬值一分。

 

所以,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有人告诉余沧海:咱们共同干件事,你偷偷把消息放给华山派,同时去杀林家满门,让华山派一方面更相信剑谱是真,一方面也更容易得到剑谱。而那人还会告诉余沧海,辟邪剑谱虽好,可千万不能练,我会给你更厉害的武功。放眼武林,能和辟邪剑谱一样牛逼的,也只有少林武当的绝学、吸星大法、独孤九剑等寥寥几种了。

 

那么,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究竟谁透了这个消息呢?

 

如我之前的分析,不可能是方证大师。作为武林正道首领,方证最需要保证的是武林正道的稳定,只要武林正道稳定,少林就永远是第一。

 

而反观武当,冲虚道长有充分的理由,也有充分的条件干这件事。他知道辟邪剑谱的存在与价值,所以他不但能够说动同为道士的余沧海来做盟友,还能提前给余沧海打预防针,让他自己不去夺剑谱;最后,他能拿出足够好的交换条件(也许是武当的某个绝学),纵然不能让青城派成为一流门派,至少在二流门派当中提高地位。而且,两家同属道门,就算是余沧海从武当武学中得到借鉴,也大可说一句“我的武学进步来自对道藏的参研,和武当武学有所相似也很正常”。

 

冲虚希望搅乱江湖局势——他与余沧海合计,由余沧海将辟邪剑谱消息透给华山——帮助华山创造夺取剑谱的条件——让岳不群获得剑谱增强实力——推动五岳并派让岳不群登顶——挑动五岳派和少林互相消耗。

 

这就是冲虚的阴谋。


3、《葵花宝典》的不同版本


在进一步阐述故事主线之前,我要先向列位看官揭示一个大秘密。我们来仔细看看第三十章:

 

红叶禅师拥有《葵花宝典》,但三百年来从无人能练成——葵花宝典被华山二大高手偷窥,但两人均未练成;渡元套了华山两人的话,练成了葵花宝典——魔教偷走了葵花宝典,但没人练成——林平之、岳不群根据渡元的袈裟,都练成了宝典。

 

在这里,我要提出一个结论:“欲练神功,挥刀自宫”这八个字,是渡元提出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林平之看到的这本辟邪剑谱是天下最有吸引力的武学,没人能忍住不学,一旦见了就必然会自宫练剑。可在红叶禅师那边,葵花宝典却是三百年来无人能学会,而且第一关就过不了。这两个评价的出入很大。

 

如果红叶禅师看到的是林平之看到的版本,他怎么会觉得这关过不了,而这三百年来又怎么会没人过不了?只要切了丁丁,连林平之这样资质一般的人都练得成啊。

 

另一个证据是,华山岳蔡两人分别看了红叶版的部分内容,结果对不上,导致两人什么都没练成。这也是怪事一件:两人是同门兄弟,不至于藏私,也互相印证过内容,可是他们得到的经文却练不成;反过来,渡元比他们得到的少,却练成了。而渡元传下的袈裟也帮着岳不群、林平之练成了武功。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岳、蔡两人看到的红叶版经文,确实是不可练的。

 

所以,问题的关键就是渡元。在渡元看到经文之前,所有人都没自宫,都练不出;在他看到经文之后,所有人都自宫了,都练成了。


 

显然,渡元就是发现了“欲练神功,必先自宫”的人。我们可以推测,在之前,那位宦官本身就是净身之体,他按照自己身体的素质创造了一门武功,这门武功只适合净身之人练习。但他并没有在武功秘笈中明确点出,要练功就要自宫这一点。

 

顺便说一句,我猜测这门功法其实与内分泌有关。按照葵花宝典所有者们的表现来看,练成者唯一的优势就是能够以超越常人的速度行动,而这显然与人体激素有关系,通过大量释放激素使人的反应力、行动力和肌肉力量迅速增加,这就是东方不败可以如此之快,而且用绣花针拨掉长剑的原因所在。而这种激素上的变化会引起内分泌系统的严重失调,只有阉割后才能防止身体产生的其他激素让人“欲火如焚”而死。

 

这一点,宦官没有写出来,后人自然不会知道。所以,三百年来的高手们都没能练成。而渡元则在研究思考的过程当中,联想到了宦官的身份,最后发现原来只要自宫,就一片天地开阔了。

 

渡元重新编排了葵花宝典,从此之后的修习者们,就有了一条明路。这也是为什么从他之后,葵花宝典才变成了谁看一眼都想学、都能学的武学。

 

所以,红叶禅师手中的版本,肯定和传到林平之手里的不同。我们管前者叫红叶版,后者叫渡元版。

 

渡元的聪明才智,让他领悟了葵花宝典这一极为强悍的武学。但同样,葵花宝典也毁掉了他的一生。在阅读原作的时候,许多人会忽略一个问题:渡元为什么在学会了辟邪剑法之后,就不再回到师父身边,反而还俗,娶妻生子呢?

 

首先,渡元是红叶禅师最得意的弟子,以他聪明才智,就算不学辟邪剑法,在武林中也有一席之地。他为什么会因为学会了辟邪剑法,就决定出山打天下呢?

 

其次,渡元既然学会了辟邪剑法,就必然是自宫之身。这种情况下,他就算想回到红尘打遍天下,又何必要开镖局,甚至娶妻“生”子?自宫之事十分隐秘,如何瞒得过枕边人?他原本是和尚,终身不娶也不出奇,为何要以娶妻来掩人耳目?更何况,他这打遍黑白两道的举动,也根本不是要隐居,更不像正经做镖局生意的。连他的子孙林震南都知道,走镖三分靠威七分靠福。

 

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还留在南少林的势力范围福建,这简直就是对少林的挑衅。

 

那么,渡元为什么要离开少林,又为什么要在外嚣张打斗呢?而实际上,他的举动对少林来说是严重的背叛,少林为什么又放任他在眼皮子底下活动,而不去予以惩治呢?

 

其实,我们只要从辟邪剑法的根本上去想,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辟邪剑法和以往我们所知道的任何武功都不同——吸星大法厉害,但是修炼起来千难万险;独孤九剑厉害,但是没有风清扬这样的高手指点,极难学会。但辟邪剑法不同,它是可以轻松量产高手的——林平之这样天分平平的年轻人,自学成才,几个月时间就能灭了余沧海满门。这意味着,只要舍得割掉丁丁,就可以变成高手,而现有武林高手们辛辛苦苦练了几十年的功夫,立刻不值一提了。

 

这样的一件大杀器一旦失控流传出去,就意味着旧武林体系的彻底崩溃。


而最不愿意看到武林体系崩溃的人,显然是目前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少林。因此,一旦少林方面知道了渡元掌握了这样一种非常强大,同时又需要对自身名誉进行严重污染(自宫)的武功,他们肯定不会高高兴兴地接受这种武功,而是立刻扑杀这种武功和它的传承者。就像射雕里王重阳拿到了九阴真经,立即藏起来,是同样的道理:我不练也是天下第一,练了倒可能把这功夫泄露出去,对我有什么好处?而且,这种断子绝孙的邪门武功出自少林,少林寺的大和尚们虽然都不用生孩子,但以后走在江湖上,也不免会被看低一头。

 

而渡元如若回归少林,也不可能隐瞒自己的状况。我们知道,自宫这事情瞒得过外人,瞒不过每天朝夕相处的人。何况从林平之和东方不败的情况来看,练辟邪剑法之后,身体激素似乎本身就会出现异常,使人变得女里女气。这样一来,渡元如果回到寺里,也不可能瞒得过红叶禅师。红叶禅师肯定要问,你怎么木有小鸡鸡了?大家都是高手,不可能摔一跤把鸡鸡摔没了吧?再一探查他的经脉,肯定就知道他练了什么不得了的功夫。

 

渡元身负葵花宝典,少林不可能放任他离开。双方必然产生矛盾,甚至刀兵相见。到最后,渡元的人生将面临一次次的追杀——少林弟子遍天下,渡元就算躲到穷乡僻壤,也可能会被找出来。到最后,渡元日夜不得安宁,随时有生命危险。反过来,少林如果要强杀渡元,也需要付出巨大代价。双方最后的合理解决方案就是交易:

 

渡元手中的筹码是辟邪剑法,如果少林寺敢来杀我,我就把辟邪剑法传出去,到时候少林寺的敌人们人手一份,武林秩序全毁;而只要渡元不会把辟邪剑谱外传,少林也不必做事做绝,可以放渡元一马。对渡元来说,辟邪剑法就是他的核威慑。

 

所以,才有了这样一个博弈的结果:


渡元可以变成林远图,少林保证他的安全,但林远图必须留在福建,接受南少林的监视;同时,林远图必须在江湖上多树敌人,以确保他不会在暗地里勾结起什么势力来,把辟邪剑法传给这些人,来颠覆少林与正教秩序。林远图作为一个前任和尚、现任镖头,两个身份都不应该是好勇斗狠之徒,他之所以到处树敌,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事实上,林远图当时与少林达成的协议里面,应该还有严禁向后代传授辟邪剑谱的规定。


问题是,林远图凭什么相信少林,少林又凭什么相信林远图?前一个问题在于,林远图肯定不愿意下半辈子每天都提心吊胆地活着,万一有一天少林倾全寺之力来个斩草除根,他林远图一个反应慢,就可能万劫不复;

 

而反过来讲,少林也不能相信林远图。谁知道这人每天处在高压之下,是不是有一天真的会突然发疯,把辟邪剑谱抄写一百遍到处散发?因此,也必须有一个能够分分钟守在林远图身边,可以控制住他的人存在。而这个人本身必须和林远图没有恩怨,才能让林远图至少不会对其抱有太大的敌意。

 

所以,必须引入一个第三方势力,才可能让这三者进入一个微妙的平衡:这个势力一方面随时监视林远图以防止其向外传播辟邪剑谱,也保护林远图的安全;如果林远图生命遭受威胁或死亡,这个势力就会从林远图这里得到剑谱的线索,并可以将辟邪剑谱的相关情况公布出去,作为打击少林的核弹。

 

因此,这个势力首先必须是武林正道,而且得是非常强大的正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这个势力自己不希望武林出现混乱,且自己不会轻易觊觎辟邪剑谱——如果是华山、青城之类的二流门派,说不定就会不顾一切去谋夺辟邪剑谱了;同时,这个势力不能和少林走得太近,否则林远图的安全就没有保障。最后,这个势力来掺和这么一档子事,它自己也必须要得利。

 

同时,守在林远图身边的人必须是个高手——他/她必须同时起到保护和监视林远图的作用,可想而知其自己的武功也必须极高。

 

所以,答案就昭然若揭了。

 

第三方,就是武当。



4、林远图密码


为什么是武当呢?首先,武当和少林同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同样不希望武林真出现这么大的混乱。因此,少林信得过武当不会冒翻脸的危险,去直接从林远图手上夺取辟邪剑谱。而林远图也不可能把剑谱随便交给武当:一旦剑谱交出去,武当就没有必要保护他了。

 

参与此事,武当也有好处——第一,这是少林的一个把柄,武当紧要关头一旦抛出,自伤八百,少林可要损一千;同时,武当参与其事,就把自己置于离辟邪剑谱最近的地方。这给了武当很强的主动性——它未必需要公布辟邪剑谱的奥秘,只需要把这个秘密作为把柄,少林就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做出妥协。最后,武当可以顺理成章地得到这份剑法,少林也不可能逼迫武当把剑法交出来。

 

很容易推测,渡元在久久未归之后遭到了少林的查问,无法留在少林的渡元万般无奈之下出逃,并且主动联系了武当——以我这样驽钝的思路都能想到这个保命之法,渡元自然不会想不到。对外界而言,少林武当似乎是铁板一块,但渡元是南少林方丈的爱徒,他自然知道武当和少林的面合心不合。

 

武当对渡元的投奔是有复杂情绪的:一方面,他携带了一种强大的武功,这种武功同时还可能成为打击少林的最佳武器;另一方面,这种武功过于强大并且可能造成混乱,而这种混乱甚至是武当都不愿意面对的。

 

因此,对武当而言,与其使用这种武功,不如将这种武功的存在本身作为对少林的威慑和压制工具——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武当甚至可能更看重这门武功的“邪”——一门出自少林的功夫,最后要以自宫为前提,这种邪恶对少林声誉的打击是巨大的。因此,林远图也很可能将练剑需自宫的秘密提前告知了少林武当,作为重要的要挟。

 

最后三方达成了怎样的具体合同,现在已经不可考证。但以下这些事实是清楚的:


林远图没有向任何人传授渡元版的辟邪剑谱,而且还四处树敌,活动范围基本限于福建;少林对林远图一脉始终保持警惕,但不能直接出手干预;武当则同时担负着监视与保护林远图的工作,作为对少林的威慑。

 

对于武当的这一手,少林自然是愤怒的,但少林还真没办法——辟邪剑谱一旦传到江湖上,对现有江湖格局的打击是毁灭性的。而这门武功还出自少林僧人之手,这也会让少林统治的合理性大受打击。因此,在武当提出的条件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少林也只能做出一些让步。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林远图之所以要娶妻“生子”,他的妻子很可能就是武当派负责监视与保护他的人员。一旦少林对林远图进行打击,林就会将一个密码告诉她,而她则可以根据事先约定的密码规则,解密出辟邪剑谱副本的所在地。对林远图来说,如果武当轻松地得到了辟邪剑谱,那么武当就不再需要太关注他的死活,为了得到武当的保护,他必然会尽量守密,除非自己已经陷入必死的境地,才会把密码告诉武当,作为对少林的最终反击。对少林而言,这也保证了武当不会轻易得到剑谱。反过来,如果林远图脑子不清楚要去散发辟邪剑谱,武当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无论是从自身利益还是武林格局,武当都不会愿意出现这样的局面。

 

这个精巧的结构让林远图可以活下来,让少林可以安心,也让武当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好处(比如在与少林的双边关系里占据更加有利的地位)。


但是,林远图在临终前说了一段很诡异的话:家中向阳巷老宅有祖传之物,后代子弟切记不可翻看。


 

为什么林远图要这么说?按照常理,如果林远图不希望辟邪剑谱传世的话,他只要临终毁掉就可以了;以林远图也就是渡远禅师的聪明才智,当知此物不祥,毁掉也很正常;而如果林远图希望剑谱传世,又为什么要叮嘱不得翻看?

 

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有一件事情值得关注:向阳巷老宅里面是否真的有剑谱?或者说,林远图嘱咐后辈不可翻看的,究竟是不是剑谱?

 

我们先从常理来推断。根据林平之的说法,向阳巷老宅是林家祖宅,虽然林远图离开少林开办镖局之后就去镖局住了,但从书中描写来看,到了林平之这年代老屋尚有窗纸,显然不是年久失修,那么屋里很可能有林家的亲戚或者佣仆长期居住。

 

书中表过,这老屋距离林家的镖局仅有一公里左右。如果我是少林和尚,会不会把主意打到老屋上去?要知道林平之那会儿固然少有人知道老屋子属于林家,但林远图那会儿知道此事的人肯定要多得多,要打听到并不困难。一公里是一个很尴尬的距离,一方面,林远图再怎么是武林高手,也不可能在城市里感知到一公里外有人进了老屋;另一方面,它又离林家太近,导致任何想要夺得剑谱的人都不会放过这里。

 

所以,这地方绝对不适合放剑谱。

 

除非,林远图有更妙的妙计。

 

那就是,在佛堂里放一本假的辟邪剑谱。

 

原因很简单。林远图临终之前,深知一旦自己辞世,少林很可能会对他全家杀人灭口,虽然儿子是领养来的,老婆是武当派来的,但终究是有感情的。所以,必须想一个办法,让少林以为剑谱并未传下去,并且可以偷得到手。这样一来,当少林偷走了剑谱之后,就不会再冒风险去灭林家的门,而真正的辟邪剑谱也可以得到传承。

 

所以,林远图利用自己对剑谱的深刻认识,写出了一本假的辟邪剑谱,这本剑谱以书册形式出现,藏在向阳巷老宅之中。这样一来,当他死后,他的妻子故意将这个遗言散播出去,在少林和尚耳朵里,这个遗言的意思就是:

 

剑谱就在向阳巷老宅

剑谱是可以翻看的

林家的后辈还没来得及看剑谱

 

于是,少林和尚出手,轻松得到了假剑谱。以林远图之能,假剑谱造得肯定像模像样,少林和尚也难分真伪;而真剑谱则得以保存。这样一来有两个好处:首先,没人会想到真剑谱和假剑谱藏在一块儿;其次,原本的遗嘱不用更改,就把"剑谱在老宅"的信息继续传了下去。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后辈因为各种原因,重找老宅剑谱,把真的剑谱找到手。

 

至于假剑谱,之后还引发了一些风波,这里先留个悬念。

 

其实,林远图的这个遗嘱还有一层含义,就是后辈子弟如果安安稳稳,那就最好不要再学这路断子绝孙的剑法;但若是遇到危机时,还能找出剑谱——这路剑法只要学上很短的时间就足以成为一流高手,自保无碍。林远图的一片苦心真是令人叹服。

 

但武当显然不希望出现新的辟邪剑法拥有者。新的辟邪剑法传人练成后,武功必然极高,万一他与林远图心性不同,想要一统江湖怎么办?同时,如果又有人练成了辟邪剑谱,就证明武当没能在三方协议中起到作用,少林很可能中止协议,甚至报复武当。

 


因此,林远图的“妻子”,也就是林远图“儿子”的“母亲”,身为武当门徒,很可能把剑谱偷偷藏了起来带回了武当。她毕竟是枕边之人,而且若不是武功心计尽臻佳境,也不能完成同时监视和保护林远图的任务。林远图藏真剑谱的事情很难瞒得过她。

 

根据这个推断,林远图死后,她的妻子最合理的做法必然是把剑谱带回武当,这要比放在老宅里更加保险。

 

那么,为什么在林平之回到向阳巷老宅的时候,辟邪剑谱又出现了,而且藏在了并不太难发现的地方呢?

 

简化一下逻辑:林震南活着的时候,林家没有辟邪剑谱——林平之回到老家,辟邪剑谱出现了。这说明什么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林平之回到老家之前,有人把辟邪剑谱放到了林家。而会这么做的人,必须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他必须拥有辟邪剑谱,而且还是林远图当年抄写的袈裟版本;

 

他想要让林平之得到剑谱,并进一步让华山派获得剑谱;

 

他必须对林家的布局和情况十分了解,才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剑谱放到林家屋顶的秘窖里。

 

而结合以上的推论,唯一有可能这么做的势力,就是武当了。

 

那么,武当为什么要把剑谱放回去呢?原因很简单:剑谱不放回去,怎么让林平之拿到?只要林平之拿到了剑谱,岳不群这样的老江湖自然有办法把剑谱夺到手。至于如何确保剑谱到得华山派而非嵩山派之手,以武当之能,自有办法,不必多言。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一个问题:魔教的葵花宝典是攻打华山时获得的红叶版,并非来自于渡元。可为什么东方不败却练成了,而且还知道要先自宫呢?

 

很简单:葵花宝典是日月神教镇教之宝,一代代传下来,但从未听说不能翻阅,也从未有哪个教主练成过。如果日月神教故老相传的版本是渡元版本,那教主们翻看之后肯定忍不住要练,也一定能练成,日月神教就成了公公神教了。所以,以前至少有一些教主们,手里的版本肯定是那个没法练的红叶版,而不是那个一看就想练的渡元版。

 

但任我行却说,他把葵花宝典传给东方不败,其实是没安好心。原文中,任我行说道:


“这本册子,便是《葵花宝典》了,上面注明,‘欲练神功,引刀自宫’,老夫可不会没了脑子,去干这等傻事,哈哈,哈哈,……”随即沉吟道:“可是宝典上所载的武功实在厉害,任何学武之人,一见之后决不能不动心。那时候幸好我已学得‘吸星大法’,否则跟着去练这宝典上的害人功夫,却也难说。”

 

所以,任我行传给东方不败的版本,是渡元版。而且任我行清楚地知道,这个版本要自宫,且习武之人绝对会动心,所以自己根本不去翻看。

 

我们把这两个结论放在一起看:

 

日月神教的老一辈教主们拿到的都是不能练,不自宫的葵花宝典;

 

任我行传给东方不败的是自宫的葵花宝典,而且传给他就是害人的。

 

这两个结论综合起来,告诉我们一件事情:

 

魔教拥有过两个版本的葵花宝典。

 

进一步推论,八十多年前魔教上武当山抢走太极拳经的时候,可能顺便就把林远图妻子带上武当山的辟邪剑谱给抢走了。辟邪剑谱是武当的大秘密,自然会珍而重之地收藏,和同为至宝的太极拳经放在一起也很正常;而如此珍重收藏的东西,魔教发现了之后才会重视。要不然,若是个底层教徒号称自己找到了辟邪剑谱,恐怕根本就不会被教主理会。

 

对于冲虚道长的计划来说,这只是个并不重要的背景,我们接着说冲虚道长的事儿。



5、冲虚道长的终极攻略


对于冲虚道长来说,世界上同样有两种事,一种是偶然,一种是必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令狐冲横空出世就是一种偶然。

 

如果没有令狐冲,故事会怎样发展?如无意外,冲虚道长的筹划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岳不群最后应该是惨胜左冷禅,成为五岳派掌门,接着被冲虚道长牵着鼻子走。但令狐冲的出现,就有可能改变这个局面。毕竟,令狐冲对华山的感情极深,如果不是因为他参与了东方不败一战,因而对岳不群有所警惕,当时岳不群当上掌门之后再露招揽之意,说不定令狐冲就会回归山门,甚至未来禀明风清扬后把独孤九剑传给华山弟子,也并非不可能。

 

同时,令狐冲在拒绝少林的招揽之后,实质上就已经表达了他无法被其他势力招揽这样一个信号。所以,冲虚道长必须试探他的虚实和想法,接着才能找到对付他的方法。

 

令狐冲为人正直,重情重义,又对华山有着深深的爱,对岳不群仍有孺慕之心。这些要素结合起来,就意味着他很可能成为冲虚道长操纵岳不群的大障碍。同时,他武功很高,要在物理上抹掉他并不容易。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离间他与岳不群的关系。

 

这也就是为什么,之前的整整半本书,冲虚道长都没有出场;而到了令狐冲带着一群妖魔鬼怪上少林的途中,冲虚道长突然出现的原因——要知道,这件事情本来和武当毫无关系,武当根本没必要趟这淌浑水。

 

冲虚道长干的事情很值得玩味:他的这次出现,除了送人头,让令狐冲赢了一场之外,就是和令狐冲聊了一会儿天。江湖高人,行动必有原因,我们就来好好分析。

 

首先,令狐冲带着一群邪派人物要经过武当,虽然已经改道,但如果武当不派人拦截的话,日后肯定也要被说闲话。所以,冲虚道长必须出现,这表明的是武当作为正派的态度。

 

其次,武当当然不会把这群邪魔外道真的赶走——少林惹的事情,为什么要武当顶锅?武当幸灾乐祸还来不及。

 

其三,令狐冲虽然被传得牛逼无比,但冲虚道长这样心机深沉之人,不可能根据传言来确定这样一个重要人物的功力。现在有机会通过不见血伤人的切磋来确定对方的 实力,当然要出一下手。

 

其四,冲虚道长说不定真的打不过令狐冲。

 

综合以上几点,冲虚道长出场了,见了令狐冲,打了一场,输了,都可以理解。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打斗,而在于打斗之后的聊天。大家可以看看原文“围寺”这章,冲虚道长打完之后,和令狐冲说的头三句话,分别是:

 

夸奖令狐冲厉害;

 

认同令狐冲的行为不算恶行;

 

批评令狐冲的师父。

 

这就是真正的高手啊——又讨好,又离间,顺便还暗示自己的身份很高。

 

之后,冲虚道长又说了几句话:

 

其一,他可以说服少林方丈把易筋经传给令狐冲,而且还不用令狐冲改投少林派。冲虚道长拿别人家东西做人情的技能简直MAX。

 

其二,任盈盈不能放。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任盈盈在少林一天,少林就头大一天,杀不能杀放不能放。

 

在表达了这些内容,试探出令狐冲的心意已经在任盈盈身上之后,冲虚道长做了最后一次,也是最冒险的一次试探:他直接告诉令狐冲,他和少林方丈可以担保,让令狐冲回归华山。

 

这句话,第一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不下于少林方丈,第二则是明确地询问:华山派和任盈盈,谁更重要?令狐冲的回答是任盈盈,冲虚道长这才放了心。

 

总之,这次会谈中,冲虚道长向令狐冲释放了善意,继续坑了少林,并且还确定令狐冲有软肋可以攻击,他的收获是很大的。


事实上,从书中的很多细节来看,冲虚道长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心机,而且他的一切举动,都为了最后的那个目标。

 

比如,任我行被围少林的“三战”那一章,冲虚道长虽然没有太多存在感,但是他说了一句关键的话,做了一件关键的事。

 

说的话是:


“这样罢,我们不倚多为胜,你也不可胡乱杀人。大家公公平平,以武功决胜败。你们三位,和我们之中的三个人比斗三场,三战两胜。”

 

要知道,当时他们是在少林寺里,正教有方证冲虚左冷禅,还有丐帮峨眉等等一大堆高手,余沧海在里头都算是累赘。这种情况下,对抗任我行、向问天和任盈盈(甚至加上令狐冲)轻而易举,以至于任我行都得以对方家小作为威胁,这事实上就是示弱了。

 

而在这种优势之下,冲虚道长的提案,直接将优势转到了魔教一方,以至于左冷禅盘算了一下,竟然发现自己这方很可能会输。

 

而在左冷禅使诈胜出之后,当三对三的擂台赛打到最后,理论上应该由向问天来对冲虚。此时,任我行把令狐冲叫了下来,而冲虚的反应实在是绝:他直接认输了!

 

所以,回头看看,我们可以发现,冲虚道长在这一回中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放走任我行。


 

放走任我行,有着四个层面的意义:

 

从少林武当的角度来看,抓任我行是得不偿失的。首先,要抓他就难免有伤亡;其次,抓任我行其实不能损伤魔教的势力,甚至东方不败少了任我行的牵绊,实力会更强;在这一点上,方证和冲虚的思想是统一的。


这么干,严重损伤了方证大师的声誉——江湖上的无知无识之徒,经此一役,不知有多少人会传说,任我行在少林寺大摇大摆晃了一圈,打败了方证大师,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山门。从这个角度来说,少林即使想要放任我行走,用的也应该是更加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我们人多你们人少,你们又在客场,不如我们约期再战”。可是,方证大师还没开口,冲虚道长就直接提出了三战的条款,连细则都定下了,方证大师只能吃个哑巴亏。

 

冲虚道长的这个做法是对令狐冲的巨大善意。自从试探出了令狐冲对任盈盈的感情之后,冲虚道长就知道,放走任我行,就是做了个大人情。

 

冲虚道长实质上把令狐冲彻底推向了魔教的一方。如果任我行一众人被扣,令狐冲还有可能会投向正教,而任我行带着令狐冲下了山,令狐冲就有很大可能加盟魔教(事实上,要不是任我行话说得太重,令狐冲说不定真加盟魔教了)。


可是,冲虚道长万万没想到,令狐冲不但没有加盟魔教,还当了尼姑头子。于是,他只能用上其他的招数。

 

冲虚道长和方证大师亲自上见性峰,与其说是祝贺令狐冲担任恒山掌门,不如说就是为了向他分剖左冷禅的野心,以及要求令狐冲尽可能抢到五岳派掌门人。

 

对少林来说,如果五岳派真的被令狐冲这个政治白痴拿下,那少林的地位只会更加稳固,因而方证大师同意了这个要求;而对冲虚道长来说,让令狐冲尽力去抢五岳派掌门人的位置,其实是给岳不群加了个双保险。

 

经过多次试探,冲虚深知令狐冲重情重义,绝不会在这种时候让师父丢脸。因此,如果决斗到最后,令狐冲遇上岳不群,肯定会退让(别忘了在少林寺令狐冲已经让岳不群丢过脸了,这次如果他还击败岳不群,那他就不是令狐冲了),而岳不群则一定不会手下留情,很可能会宰了令狐冲;而如果令狐冲遇上左冷禅,肯定是一场恶斗,左冷禅就算打赢,消耗也一定很大。

 

事实上,最后冲虚道长的设计完全成功了。尽管令狐冲并没有如愿和左冷禅对打,但是左冷禅最后还是败给了岳不群,而最大的败因就是左冷禅使出了假的辟邪剑法,以至于被真的辟邪剑法完全克制。

 

而在这里,金庸大师又留了一个看似BUG,实为伏笔的妙笔。

 

不妨回忆一下,左冷禅的假剑谱,是劳德诺从岳不群处盗得的。同时,左冷禅使出的辟邪剑法与真正的辟邪剑法十分相似,只有练过辟邪剑法的人(如林平之)才知道他全然使错了,就连和辟邪剑法亲身战斗过的令狐冲,都只觉得左冷禅的剑法似是而非。

 

因而,假剑谱一定脱胎于真剑谱,而且一定是对真剑谱有深入理解的人才能编纂。在没有真剑谱为底子的情况下,左冷禅不可能练假剑谱练得和真剑法很类似。因而,岳不群如果要假造一套剑法,故意让劳德诺传给左冷禅,必然是在他取得真剑谱,而且有了深入了解之后。

 

而BUG就在这里:令狐冲在福州夺得剑谱后晕厥,剑谱被岳不群取去,第二天嵩山派就上门问罪,一番打斗之后,劳德诺的衣服被划破,掉出紫霞秘笈,于是仓惶逃走。这一情况下,岳不群拿到剑谱不过几个时辰,怎么可能假造出一套剑法,并且让劳德诺带走?

 

因此,劳德诺对林平之声称假剑法是岳不群搞的鬼,其实不然。

 

回溯到我们之前的推断:这本假剑法如此高明,很可能是林远图故意写来骗少林和尚的那本。因而,左冷禅的辟邪剑法很可能来自少林,而这个机密如此重要,以至于劳德诺对林平之也要隐瞒。至于为什么少林和尚要给左冷禅辟邪剑法,请参见续作《原来方证大师比冲虚道长还腹黑》(还没写)。最后,左冷禅拿着少林来的假剑谱,输给了真剑谱,林远图对少林的报复在百年之后,落到了少林的卧底盟友身上。

 

尽管冲虚道长的第一步计划取得了成功,但他万万没想到,岳不群居然会被魔教给彻底收服。谁能想到,一个新任的掌门人会轻易出去找女儿,还会轻易被魔教几个中等高手给伏击?至于岳不群为何会做出这样反常的举动以至于被魔教收服,那也要参见《原来方证大师比冲虚道长还腹黑》了。

 

总之,最后岳不群的性命和把柄都落在任盈盈手上,要操纵他和少林对抗已经变得不太可能了。冲虚道长千算万算,还是功亏一篑,但是他并没有放弃。

 

在倒数第二回中,方证大师、冲虚道长都带着人来救援恒山。而冲虚道长带来的人十分特别:一个擅长机关削器之术,另一个则擅长炸药。

 

首先,对一个武功门派来说,这两项技术的价值并不大,但对于一个想要称雄的势力来说,这两项技术就很有效了——它们是不用武功而能杀死敌人的最好办法。对于武当这样一个缺乏武学纲领《太极拳经》的门派来说,他们的存在尤为重要——很有可能,当年俞莲舟和殷梨亭目睹亲试了峨眉的霹雳雷火弹之后,就对这种火器的杀伤力印象深刻,而后辈武当人物在失去了太极拳的传承之后,就专门派人去西域学习这两项技术。


而冲虚的布置,也很令人玩味:首先,擅长机关的道人拼装了一张椅子,并且指望用这张椅子的机关杀伤任我行。任我行一来未必会坐,二来坐了也未必会久,这机关可说是鸡肋;其次,冲()道长带来了两万斤炸药。两万斤就是10吨,就算是要对付魔教大队人马,也未免太多。一个鸡肋,一个过量,这两个人来究竟是想干什么?

 

更重要的是,埋设炸药的整个过程全都由武当一手完成,连少林都未插手。按照事先分派,方证、方生、冲虚、令狐冲四人各把守一条道路,众人且战且退,最后退下山谷,砍断绳索,引爆炸药,让魔教众人无法下山。

 

可是,炸药都是武当的人埋的,谁又知道他们会不会做点手脚,让少林和尚们最后下不了山呢?要不是最后这一场大仗没打起来,谁又能预测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

 

冲虚道长的故事就说到这里,敬请期待《原来方证大师比冲虚道长还腹黑》!


原题:原来冲虚道长才是《笑傲江湖》的最大幕后黑手


E N D 

公司、项目合作 ◇ gangqinshi01 

项目、影视宣传合作  rene0602

影视公司合作  zqy24680    编剧合作 ◇ dongmeijuan3274


回复“我要加入分会”加入编剧帮全球分会

投稿  yunying@bianjubang.com



已同步入驻以下平台

今日头条 | 搜狐自媒体 | 一点资讯

界面 | 企鹅媒体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