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说的,可能是个假李敖

精英文摘2019-06-21 03:15:54

历史黑匣子2
故事 | 人物 | 历史
点此
关注

三联人物周刊
人物 | 故事 | 秘闻
点此
关注

历史报
历史 | 故事 | 人物 | 事件

点此

关注

新火眼
洞察 | 见解 | 人物 | 故事
点此
关注

合作QQ:3157986706

图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作者,鸣谢!

来源:以目

作者:萧三匝

原题:李敖是个什么东西!

李敖死了,可以盖棺论定了。


马上有人送给他了一个谥号——“大师”。真是让人肉麻,肉麻到李敖都觉得你傻。“大师”这顶帽子再不值钱,也不至于戴到李敖头上去呀。除非,是“滑稽大师”。


老实说,我觉得李敖死晚了——这并不是诅咒,只是假设,因为如果他早死几年,我们就不会见识到他摇动的尾巴,那是多么妩媚的尾巴啊。他早就是一个已经过气的人,为了钱,他确实连老脸都不要了,真可谓“老而不死是为贼”。 


他一直拿某党当敌人,这是应该的,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么?这逻辑怎么配当殷海光的学生?殷先生可是非常强调逻辑,而且出了几本逻辑书的。


那么李敖算什么呢? 


肯定不算思想家。从理论上来说,他自称自由主义者,但对自由主义理论有一星半点的创发吗?从行动上来说,李敖晚年的行为对得起“自由”两个字吗? 


肯定算不上文学家。李敖的书在大陆出了不少,有哪部堪称文学经典?他的作品,大都是论战式文章,且不论这些文章的论据很多根本就站不住,他的这些文章的指向可曾超越具体的人事纷争而上升到普遍意义上的论理高度?他说自己是几百年来白话文写得最好的人,这样的话你也相信?这不是最常见的王婆卖瓜的伎俩吗? 


他算狂士吗?表面上看,他目空一切,似乎是狂的,但我更倾向于认为,他的狂是一种表演的需要。是的,他喜欢表演,但客观而论,他也够不上表演艺术家,因为他的表演技巧并不高明,真正的表演艺术家,是不露痕迹的。某些生活在憋屈的环境的人,总是礼赞民国文人的傲骨和面对权力的狂狷做派,并想当然地认为李敖继承了这种做派,但这大多不过是一种善意的想象。请问,如果民国狂士真的狂,为什么后来留下来的却成了热衷于当洗心革面的先进,甚至纷纷撰写“颂圣篇”?比如,熊十力。狂,是需要环境支撑的,在某种环境下,你连沉默的权利都没有,还狂个什么?从这个意义上看,所谓的狂士和隐士大都是一类货色,只要给他的好处足够,或压力足够,他就立马不狂、不隐了。


李敖不过是个不仁不义不忠不爱的人:不仁义:他侵吞朋友萧孟能的财产,通过长期打官司耗垮曾经的老朋友,而且把这种为人不齿的恶劣行为包装成合理合法,甚至抢占道德制高点。不忠:他不忠于自己号称的主义。不爱:请读读他的前妻胡因梦的回忆录吧。老实说,他不爱任何人,他也曾经明说自己只爱钱。他对女人的爱,几乎从来没有超越性和占有的范围,他在女人面前献殷勤,不过表明他是个中国旧式风流才子而已。 


真正深入认识李敖的人,有几个认可李敖的道德文章?即便是同门,有几个认可他?在殷海光、林毓生师徒二人的通信集里,林毓生更是直言不讳地劝殷海光小心李敖。这些通信集后来出版了,林毓生也没有删除他不屑于李敖的那些话!而就人品而言,目前我几乎没看到有人严厉指责林毓生,可见林毓生对李敖真可谓忍无可忍。 


如果用一句不带感情的话概括李敖,我只能称其为文士,而不是现代知识分子。从同情的角度看,国民党当年对李敖的压迫扭曲了李敖灵魂,这使他失去了真正的信仰,以至于不相信任何人和任何事。他是自私的、封闭的、多变的,也是不知反思的。从思想上看,他没有高度和深度;从学问上看,他貌似渊博,实则杂乱无章;从行为上看,他甚至很猥琐。 


我们不需要想象大师,不需要想象英雄,期待大师、期待英雄,终归还是没有摆脱奴性。李敖,没资格成为这个时代知识分子的榜样。


我对李敖的态度是:不屑。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文章的标题是模仿李敖的,这算不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算。


李敖简介


李敖(1935年4月25日—2018年3月18日),男,字敖之,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思想家,自由主义大师,国学大师,中国近代史学者,时事批评家,台湾作家,历史学家,诗人;台湾省无党派人士,曾任台湾“立法委员”,2008年任满,宣布退出台湾省政坛。因其文笔犀利、批判色彩浓厚,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所以自诩为“中国白话文第一人”。

“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有《北京法源寺》、《阳痿美国》、《李敖有话说》、《红色11》等100多本著作,前后共有九十六本被禁,创下历史记录,被西方传媒追捧为“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李敖大全集》是他大部分著作的合集,共80册,凡3000万字。2005年9月访问大陆,在北大、清华、复旦三所顶尖高校发表了名为“金刚怒目、菩萨低眉、尼姑思凡”的系列演讲。

2018年3月18日,李敖在台北不幸过世,享年83岁。

李敖1935年4月25日生于黑龙江哈尔滨,父亲李鼎彝、母亲张桂贞。李敖在八个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五。其父李鼎彝生于吉林省扶余县(今扶余市),就读北京大学时拿的是吉林省的公费,当时便改籍贯为吉林扶余,后来全家的籍贯便被官方统一改为吉林扶余,李敖则自认为其祖先可能来自云南。根据家中“李氏宗谱”所述,李家远籍云南乌撒,后迁居吉林省扶余市(出处《李敖自传与回忆录续集》)。

李敖生之日,正是九一八事变后三年七个月,中国东北已在日本军控制之下,日本军导演的“满洲国”也成立了三年多。为不做亡国奴,全家迁到北平,全家共达十九口之多。其父仰事俯畜、平辈支援,负担之重,也就可想而知。可是到北平后就七七事变,又做了亡国奴。

1949年举家赴台,定居台中,进入省立台中第一中学二年级就读。曾与恩师(地下共产党员)严侨密谋叛逃,高三时他的老师严侨(严复之长孙,福州市市长严琥之子,作家华严的兄长,2005年由中国共产党追认“烈士)被捕。李敖因师生之谊对师母和三个小孩多有关照,并休学在家自修。

1954年以同等学力资格,考取台湾大学(台大)法律专修科(台大法律系司法组前身),因兴趣不合,主动退学,重考进入台大历史系,1959年毕业。

青年时期考入台湾大学法律专修科(后来改为法律系司法组)。九月十四日入学。

暑假后历史系三年级。三月一日在《自由中国》第十六卷第五期发表中学旧作《从读<胡适文存>说起》。

暑假后历史系四年级。七月毕业。九月九日去凤山陆军步兵学校,受第八期预备军官训练。官拜少尉排长,下野战部队,足迹遍台湾南部。

开始向《文星》杂志投稿,大力提倡“全盘西化”,并宣扬自由主义思潮,反对中国国民党独裁,为争取言论自由而努力 (其第一篇稿子是《老年人和棒子》1961.6.1) 。

二月五日在澎湖退伍。六日上船,抵台中。十五日北上,十七日租下台北新生南路三段六十巷一号“四席小屋”。六月十五日搬到新店狮头路十七号“碧潭山楼”。八月十八日考入台湾大

 学历史研究所一年级。十一月一日在《文星》第四十九期发表《老年人和棒子》。三月十九日自动在历史研究所休学。九月一日出版第一本书——《传统下的独白》。十二月一日在《文星》第九十八期发表“我们对国法党限的严正表示”,批评国民党。十二月二十六日,杂志被封杀。四年的《文星》风云告一段落。

八月十日再度入狱。入狱后即开始每月出版一册《李敖千秋评论丛书》,一直不断。二月十日出狱,发表有关司法黑暗、监狱黑暗文字,并陆续为许多冤狱抱不平,引起行政院院会、中外舆论、电视、立法院以被迫害者的重视。在国民党立委温士源疾呼阻止李敖英雄形象流传后一周,新竹少年监狱即发生空前大暴动。

出狱后大量为党外杂志写文章,公论所在,蔚为重镇。“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四月二十五日,党外人士为我在紫藤庐祝寿,虽然许荣淑等监邀,我不肯露面。六月出版《三情之书--李敖的情诗、李敖的情书、李敖的情话》。八月二十八日起,实行“隐而不退”。

继续每月出版《李敖千秋评论丛书》。二月一日出版《李敖全集》第七册、第八册。八月至十一月另出版《李敖千秋评论号外》三册,全年密集写作,生平仅见。

继续出版“李敖千秋评论丛书”,其中有12期于出版后遭到查禁:

自1月起,又加出“万岁评论丛书”,每月一册,与“李敖千秋评论丛书”错开出版,但其中有8期于出版后遭到查禁。另为“政治家”主持专栏、任“自由时代”总监 。十月,出版《蒋介石研究六集》。6月,出版长篇小说“北京法源寺” ,并于2000年凭此书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11月1日,创办“李敖求是评论”月刊,共出版六期。

获聘为东吴大学历史系教授,教授中国思想史等课程……开始在真相电视台开讲“李敖笑傲江湖”节目,因批评时政而成为电视媒体焦点。五月一日出版《李敖回忆录》。八月,“李敖网页”登上全球资讯网。代表新党参加竞选“中华民国总统”,却于投票日数日前宣布支持另一个候选人宋楚瑜。再度进军政坛,以无党籍身份参加2004年“中华民国立法委员”选举,获得当选。

2005年9月,赴中国大陆展开“神州文化之旅”,并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大学发表学术讲演。

2006年12月29日,于凤凰卫视电视栏目《李敖有话说》最后一集中,宣布自己将开始专心写作。9月30日,成立中国智慧党;11月20日,发行《李敖议坛哀思录》同时宣布退出政坛。同年发行《虚拟的十七岁》。

2011年,重返政坛,入围首批十名亲民党民意代表之一。

2013年9月13日和9月12日,参加台湾电视节目 《新闻龙卷风》 ,点名批评 马英九在女人面前是小白脸,在政客面前是大野狼,并且在王金平事件中,呼吁王金平联合各个政党,共同推翻马英九,并且要让人民清醒的认识到台湾是假民主。

2015年7月因步态不稳至台北荣民总医院求诊,经诊断为脑干肿瘤。

2017年4月2日再次住院,同年8月9日出院。期间,其经纪人郑乃嘉公开一封李敖亲笔信,他在信中坦言自己在余生除了把《李敖大全集》加编完成,还想新开《再见李敖》,与家人、朋友及仇人最一个最后告别,并想透过节目,让观众见证他人生谢幕。他还表示自己计划于北京举办“李敖收藏流(亡)台(湾)文物回归祖国展”,提供100件收藏品,其中包括钱穆、胡适写给他的信,都要捐给图书馆或者其它机构。

2018年3月18日,李敖在台北荣民总医院病逝,享年83岁。

—广告—

人怎能让尿憋死?          

点击下面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