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说爱你》宁洛笙 谢慕安 TXT小说全文阅读

大大小说资源2019-11-07 11:53:25

 第一章:你的眼泪只会让人恶心


    爱情啊!

    究竟要做多少难题,跨过多少险阻,经历多少时间,结上多少次血痂,才能修炼成笑傲江湖的绝世高手?没有人知道。

    第一章:你的眼泪只会让人恶心宁洛笙大笑发狂,一口饮下毒酒,她荒唐的生命终止在了这一刻。

    “好的,卡,过,洛笙死之前的绝望演得非常到位,今天就到这里,收工。”

    导演见谢慕安到了片场,立刻掐断了戏。

    谢慕安是谢氏集团的总裁,不得不说他是个商业天才,八年前,在谢氏被风远集团逼得面临倒闭的情况下,他拿着为数不多的资金转型做了娱乐产业,几年后,随着新媒体发展他成为了国内最年轻最具有商业影响力的新贵之一。

    谢慕安径直走过来一把拽下宁洛笙的戏服,露出她大片雪白的肩膀。

    “你真的很适合这种恶毒又低贱的角色,简直就是本色出演,令人恶心。”

    她低声恳求他:“别在这里,有人。”

    他戏谑的玩弄着她光滑的背:“哦,你也知道羞耻?三年前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不是还趾高气昂吗?先是给我下药,而后拍下视频,说如果我不给钱你就告我强奸,现在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强奸。”

    众目睽睽之下,他将她扒得半裸,宁洛笙羞愤难当,恨不得刚刚那一刻她真的死掉,也好过现在这样任人践踏,在他眼里,她只是一个可以随处泄欲的娃娃。

    片场的人见这场景,哪里还敢多呆一秒,纷纷装做没看见的样子,逃命似的撤出了影棚。

    如今谢慕安在娱乐圈几乎一手遮天,他是这部片子的制作人和出品人,也就是人们口中的金主。

    谁不知道,谢慕安投资这部戏就是为了捧宁洛笙这个万年女二号,大家都在背后嘲笑她,无论后台多么强大,她也不过是张予沫的替身而已,在张予沫离开的时间里,她充当着谢慕安最精致的发泄对象。

    “我今天就偏要在这里。”

    她越痛苦,谢慕安心里就越痛快,他的手越来越往下,在她身上游走着,所到之处,点燃片片焰火。

    谢慕安一把握住宁洛笙的纤腰,然后将她带入怀中,任她如何挣扎也逃不出他冰冷的怀抱。

    他封住她的唇,扯落她的衣服,生硬地挤进她没有丝毫准备的身体内,宁洛笙疼得皱起眉头,他却不管不顾,依旧猛烈地运动着,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她疼得想叫出声来,可谢慕安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

    “你叫啊,最好让外面的人都知道,你在这里做了什么。”

    宁洛笙忍无可忍,一口咬在谢慕安的肩膀上,伤口溢出血丝来,可他似乎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依旧如狂风骤雨般折磨着她每一根神经。

    “宁洛笙,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当初你是怎么爬上我的床的,你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如今在这里装什么贞洁烈女,你这种发情起来就不择手段找男人的下贱货,此刻在我身下不是应该很爽吗?”

    谢慕安说着更加用力,他将她重重撞在化妆镜上,破碎的镜片划破了她的后颈,血液沿着背缓缓滴落。

    谢慕安拉过片场的幕布盖住宁洛笙的上半身,继续折磨着她。

    “你的脸脏了我的眼睛,你的血可别再弄脏我的西服。”

    她不敢哭,也不想哭,因为谢慕安说过,她每流一滴眼泪,只会让他更恶心几分。

    那天她是怎么被带出公司,又是怎么被谢慕安送回家的,宁洛笙完全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走出那道门时众人嘲讽的眼神和无法抹去的屈辱。

    

    第二章:他心里的人从不是她

 

    第二天醒来时,谢慕安已经离开了,诺大的双人床一半冰凉。

    谢慕安买了A市最豪华的私人独栋别墅给她,倒不是他想金屋藏娇,只不过这里的安保最严格,十里之外狗仔就无法跟进,为他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谢慕安说过,她永远见不得光,永远只能做他最隐秘的床上玩伴,等他腻了厌了,自然会让她有多远滚多远。

    门外传来周姨的敲门声:“宁小姐,吃早餐了。”

    不出意外,今天的早餐还是水煮糖蛋配胡萝卜汁,餐桌上放着一张合影,谢慕安英俊挺拔,他穿着一件亚麻衬衫,搂着身前的女子,两人笑得璀璨美好。

    谢慕安和她在一起时,从来没有这样笑过,就连当初讨好她时,也是笑不达意,言不由衷。

    合照里的人不是张予沫还是谁,就连谢慕安交代给周姨准备的默认早餐,也是她以往最爱的搭配。

    人们只知道张予沫是三年前国内最红、最具人气的女艺人,她是清纯可人的国民玉女,是上帝吻过的宠儿。

    她一副天使般的面孔不知道引得多少贵公子折腰,而谢慕安这位青梅竹马也曾和她有一段缠绵悱恻、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但却少有人知道,她是宁洛笙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是一朵虚伪的盛世白莲花。

    想到这里,宁洛笙心里莫名有些烦躁,她倒了杯白水,便匆匆跑上楼。

    可卧室里最显眼的地方,挂的还是张予沫的照片,像跟刺一样扎在她心尖上,她抬起手,想要像以往一样打碎照片,可想想,那又有什么用,反正不管她砸碎多少次,谢慕安第二天依旧有办法把它挂回原处,她抬起的手又放下,脸上全是带着自嘲的苦笑,算了,随他去吧。

    谢慕安回家时,见到的正是宁洛笙站在照片前这一幕,他扯下领带,靠在门框上,戏谑地看着她。

    他的淡然让人愤怒,如果某一件事情不能伤到宁洛笙,那谢慕安就会感到不畅快。

    “怎么,今天不继续砸东西了?”

    眼前的人成熟、俊朗、宽阔,一切都很好,除了不爱她。

    “砸了也没什么意思。”

    谢慕安走过来轻轻吻上照片,那表情仿佛渔夫找到最珍贵的珍珠。

    宁洛笙看得妒火中烧,终于忍不住口出恶言:“张予沫永远不会回来了,她最好死在外面才好。”

    谢慕安一巴掌扇到她脸上,打得宁洛笙眼冒金星,嘴巴里溢满了血腥味。

    他仿佛要杀了她一般狠狠说道:“如果予沫真出了什么事,那我要你们宁家全家给她陪葬,如果你再敢诋毁她半句,我就把你卖到外围网站做野鸡。”

    宁洛笙想要一巴掌打回去,却被他死死捏住手腕,他一把将她丢在地板上,他掐住她细白的脖子,直到她面色发白几近窒息,谢慕安才放开她。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吗?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只不过是卖身给我,一个有几分姿色,贵几块钱的高级妓女而已。”

    原来在他的心中,她不过就是个高级妓女!

    那一刻,心脏被猛然撕裂,宁洛笙眼前一黑,差一点就这样晕了过去!

    他扔过一沓剧本:“我为你接了个新的角色,这次你又可以给公司赚上几千万了,不过遗憾的是,依旧没有一分钱是你的,要不是你对我还有利用价值,刚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掐死你。”

    

    第三章:她怀孕了


    宁洛笙躺在地上剧烈咳嗽了片刻才缓过来,谢慕安确实分分秒秒都想杀了她,他只是在等宁风远醒过来而已,等这个逼死他父亲的男人看见,他的女儿是如何被他折磨凌辱的。

    但是她没有办法逃离,因为三年前的一夜春宵之后,谢慕安给她签了一张巨额支票的同时还附带了一纸合约,那张合约成了她的卖身契,她将自己卖给了盛娱集团,从此谢慕安成了她的后台,她扮演着张予沫的替代品,扮演着她的对立面,张予沫的角色永远是单纯美好的,那宁洛笙就必须是阴险邪恶的。

    距离张予沫离开整整三年了,他也折磨了她三年,三年来他们不清不楚的关系为圈内人诟病,谁不知道是她抢了国民女神的爱人,是她死皮赖脸缠着谢慕安不放,然后将张予沫逼得失踪,但谢慕安从未澄清过、也未承认过她、保护过她,他将她树成他爱慕者的靶子,宁洛笙为此不知道受了多少女明星女模特的明枪暗箭,每一年她都不出意外,成为娱乐圈风评最差的女明星。

    宁洛笙将剧本扔得满天飞:“谢慕安,我不想接这种角色了,我会被网络暴力逼死的。”

    宁洛笙不用猜都知道,剧本里左不过又是一片叫骂的角色,完美的恶毒女二号或者是插足别人爱情的第三者,这些年,她演这些角色已经演到麻木了,演到每个人眼中的宁洛笙都是恶毒不堪的。

    他邪邪一笑:“那你想演什么,像予沫那样独一无二的女主角吗?也不看看你自己配不配,你自杀了倒也一了百了,因为就算你不死,我也会一步一步将你折磨死,但是你是宁家耻辱的证据,你要是敢死在宁风远那老头子前面,你今天死,我明天就让人剪断他的气管,然后再让国外的杀手把你弟弟变成太监。”

    宁洛笙突然听得泛起一阵阵恶心,她冲进洗手间狂呕起来,呕得仿佛灵魂都被抽干了才停下来。

    谢慕安抓着她的手腕:“怎么,嫌我恶心?昨晚你可不是这种反应。”

    他将她重重推到墙上,宁洛笙被撞得脑浆子都快晃出来。

    身心剧痛,可她还是笑着说:“外面的小鲜肉哪个不比你活儿好?”

    谢慕安俊脸气得通红,欺身压上她,可宁洛笙实在受不住了,昨晚一战,她浑身上下都被谢慕安折磨得又青又紫,现在她的腿都还发酸。

    “谢慕安,你敢再来我就……”

    她话还未说完就晕了过去,丝毫没有气势。

    等她醒来时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了,消毒水的气息扑面而来,宁洛笙闻着这味道又呕了一阵。

    旁边的谢慕安负手而立:“这可不是片场,你又想演些什么。”

    “演怀孕啊,这样哪天你一脚踢开我了,我的孩子还可以继承谢家的巨额遗产。”

    她话音未落,旁边的医生就推门而入:“宁小姐,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怀孕了啊,前三个月胎儿还很脆弱,本来你就该多休息,你这是劳累过度了,加之你们房事太过剧烈,才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们做父母的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好在有惊无险。”

    宁洛笙惊得目瞪口呆,谢慕安亦是满脸惊讶。

    “你说什么。”

    “你怀孕了,宁小姐,已经一个月了。”

    医生说完,转身出了病房。

    宁洛笙抚摸着小腹,那里,有一个新生命了吗?谢慕安走过来坐在她身边。

    “我不要打掉。”

    “生下来吧!”

    两人异口同声,这是这么多年来,他们首次达成共识。

    宁洛笙没有想到谢幕安居然会允许她生下这个孩子,她的心中不由自主的生起一抹微弱的希望。

    谢幕安是不是会为了这个孩子,开始试着接受她?可她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谢慕安的计谋而已。

    他仅仅是因为利用她,而宁洛笙,却以为谢慕安从此愿意接受她。

    

    第四章:我们结婚吧


    “下午去领证吧,这几天把所有工作停掉,下周举办婚礼,你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他冷冷地说,妥协里透着心不甘情不愿,一个计划暗自在他脑海中萌生。

    “谢慕安,你知道的,你随便给我颗糖吃,我就会爱你。”

    “我不爱你,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孩子变成野种。”

    他爱的人,永远都只有张予沫一个。

    如果那个计划实现了,那宁洛笙生下他骨肉的第二天,他就会把她丢到海里喂鱼。

    宁洛笙当然不知他心中所想,她露出了久违的温暖笑容。

    不爱又怎样,他最后还是要做她的新郎,给她一个名分,满足她爱他的秘密。

    在民政局门口,看着形形色色的人脸上洋溢着同样的幸福,她挽紧了谢慕安的手,日久生情,他有朝一日一定会爱上她的,她也可以和普通人一样得偿所愿。

    可下一秒,谢慕安就甩开了她的手:“够了,宁洛笙,我可不想陪你演这种夫妻情深的戏码,不想连你的孩子也一起被我踢飞,你最好在公共场合离我三米远。”

    接下来的一周,谢慕安如消失一般,再也没回过那座宅子,就连她将张予沫的照片全毁了他也不管不问,宁洛笙一个人去试婚纱,挑喜服,他把图片发给谢慕安,他只是淡淡回了个“嗯。”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他能出现在婚礼现场就足够了。

    她在婚纱店的照片被狗仔拍到,相继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条,社交网络上也炸开了锅,有人说宁洛笙这是炒作,因为从头到尾都没见新郎露面,也有人说,宁洛笙当了这么多年小三,终于要修成正果了,可她是个贱人,不配拥有幸福。

    婚礼那天,谢慕安终于出现了,他一身西装裁剪得体,俊朗不凡,宁洛笙婚纱洁白摇曳,美得惊人。

    记者站在旁边飞快按着相机,这场无人不知的婚礼,轰动了整个娱乐圈。

    神父站在两人中间宣读圣经:“在婚约即将缔成时,若有任何阻碍他们结合的事实,请马上提出,或永远保持缄默。

    我命令新人在主的面前,坦白任何阻碍你们结合的理由。”

    他们看着彼此,皆是沉默不语。

    宁洛笙想,不管他们曾经历经多少磨难,产生过多少隔阂,只要她成为他的妻,一切皆会过去。

    神父接着说:“宁洛笙,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宁洛笙看着谢慕安的眼睛,他们兜兜转转,纠葛不停,最后还是在一起了,尽管他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

    “谢慕安,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谢慕安久久没有回应,宁洛笙不过是他的一个诱饵,他怎么可能真的娶她。

    “他不愿意。”

    女人的声音打破了这场静谧,张予沫浅笑盈盈向他们走来,消失三年之后,她终于回来了,还是那么精致美丽,她看着一身白纱的宁洛笙,内心翻江倒海,就宁洛笙也配跟她争,她这次回国,就是为了夺走她珍爱的一切,包括她的丈夫。

    摄影师们仿佛疯了一般,不断闪着光,捕捉着这场世纪婚礼的意外现场。

    张予沫一步一步走近他们,她向谢慕安伸出手:“我回来了,慕安,跟我走吧!

    妹妹她城府深沉,心思毒辣,你会被她害死的,这些年我在国外,好几次都想回来找你,可是妹妹说了,如果我敢回来,她就会毒死你,所以、所以我……。”

    她看谢慕安时哭得楚楚动人,梨花带雨。

    目光转向宁洛笙,却是充满嘲讽和怨毒。

    谢慕安冲过人群紧紧抱住张予沫,一别三年,他的爱人终于回来了,那种久违的幸福,终于找回来了。

    

    第五章:张予沫归来

    “不,我没有做过那些事情,张予沫撒谎,你不要走好不好,你答应要娶我的。”

    距离幸福只有一步之遥了,她不能放开这个她全心全意爱了多年的男人,如果谢慕安不要她了,那她跟死有什么区别。

    宁洛笙的心脏撕扯着,她死死拉着谢慕安的衣服,紧张得浑身发抖,不要啊,谢慕安,你不可以再丢下我一次,让我成为所有人眼中那个被丢弃的笑柄,我不要再次跌回绝望的深渊,可谢慕安听不见她心里的声音。

    谢慕安一根根掰开宁洛笙的手指,她抓得太紧,他挣脱得太用力,一根根手指折断的声音响起,宁洛笙疼得浑身冒汗也不愿放开,谢慕安更是没有半分怜惜。

    他将她一脚踹倒:“宁洛笙,你太恶毒了,你居然这样对待予沫,我要杀了你。”

    “算了,慕安,她也是因为太爱你了,我现在不想看见她,我们走吧!”

    张予沫假惺惺的拦住他,心里却是暗自得意,往后,她要宁洛笙生不如死。

    谢慕安牵起张予沫的手,没有一秒犹豫,然后随她飞奔而去。

    婚礼现场乱成一团,有人去追那对才子佳人,有人留下来拍泪流满面的宁洛笙。

    “谢慕安,别离开我。”

    她吼得撕心裂肺,心脏仿佛被掏空了一般,任她怎么大口呼吸,还是疼得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蚀骨销魂,让她终身难忘,她双手手紧紧攥着捧花,被玫瑰上的刺扎出了血也不自知,因为手上的疼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疼。

    她拖着婚纱追出去,跌倒在泥泞的雨水里,膝盖上的血水和泥水交织在一起,婚纱再也不是当初洁白温柔的颜色,可谢慕安听见她跌跌撞撞的哭喊,依旧头也不回,上了张予沫的车,他真的要和另一个人远走高飞吗?他从来就没有爱过她吗?哪怕一分一秒。

    宁洛笙不人不鬼地走回家,脑海里一幕幕重播着谢慕安离开的背影,她脚上磨得全是血泡,平时高贵绝艳的她,脸上的红妆早已花的得不成样子,一身婚纱又湿又重,几乎将她拖倒在地。

    宁洛笙呆呆痴痴的看着墙上大红的囍字,婚庆店里的人说,这一个字贴上,夫妻同心,永结连理,他骗了宁洛笙。

    她走过去抚摸着那个字,可惜,她的心上人不会与她同心结连理,他只会欺骗她、伤害她、离开她。

    周姨拿来毛巾为她擦着头发:“太太,先生呢?怎么不与你一路回来。”

    “他不会回来了,他不要我了。”

    谢慕安现在是不是和张予沫在共度良宵呢?他有没有想过被扔下的她,有没有想过他们的孩子,有没有想过她宁洛笙在他的生命力究竟算什么?谢慕安回家时距离那场意外已经过去三天了,宁洛笙不吃不喝,就那样呆坐了三天。

    他说:“宁洛笙,我们离婚吧!”

    他没有问她是否安好,他语调平淡,不起波澜,就好像在跟她谈论今天的早餐很可口一样。

    从他提出结婚到离婚,只不过短短一周时间,她宁洛笙,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新娘了。

    宁洛笙空洞的眼睛里泪珠大滴大滴滚落,她将衣服一件件脱掉,然后去解谢慕安的衣服,他们曾经在床上欲生欲死,他们在情事上那么默契,谢慕安在她身上夜夜沉醉,他一定离不开她的。

    “你不是最爱我的身体吗?我给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不要离婚,我不想我的孩子没有爸爸。”

    就算他爱的人是张予沫也无所谓,只要谢慕安还肯给她和她的孩子一个身份,她什么都答应。

    谢慕安将她一把推倒在地上:“现在予沫回来了,你可以退场了,我永远都不会需要你,我已经决定要和予沫在一起,你放心,孩子我们会抚养长大的,予沫那么善良,她说过会对孩子视如己出。

    而且,你这恶毒的女人,根本不配抚养我的孩子。”

    他等的这一天终于来了,宁家家破人亡,宁洛笙却爱他入骨,他最爱的予沫听说他结婚果然回到了他身边,他赌对了。

    他幸福了,可是宁洛笙却瞬间从天堂跌入了无底深渊!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每本小说需要团队很费心的整理,2.99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654404325(伸手党勿扰)。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由樱桃团队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Copyright © 白山追剧爱好组@2017